紫金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紫金文学 > 逍妖法外 > 第六十九章 万里寻人

第六十九章 万里寻人


应苍派,禹重山面前,周扬瑟瑟发抖,内心忐忑。裴义则是一副坦然的样子。

“应苍损失两人…点金去了二十一人,只有十人回来…蓑衣七人…莲山四人…”禹重山对着手中的纸张念罢,将之折好,说道:“只是死了两人,很好。周扬这次任务完成得不错。”

周扬喏喏道:“多谢师父夸奖…”他异想天开,只希望禹重山将凤果忘掉,然而该来的始终还是来了。

“可顺利拿到凤果了?”禹重山问道。他早知凤果岭有黑熊怪坐守凤树,料想众人最糟糕的情况便是无功而返,却没想到周扬嗫嚅道:“凤果…不见了…”

禹重山只道是自己听错了,又问道:“什么?你是说没拿到?”

裴义在一旁幸灾乐祸地看着,周扬一阵心慌,心虚道:“是不见…找不到了…”

禹重山忍住怒气,低沉着声音说道:“是怎么一回事,你把事情说清楚。”凤果每百年才结一次果,那就意味着应苍派每隔一百年才能有一次利用它造就人才的机会。他本想将它总在自己那个资质愚钝的儿子身上,做最后的尝试,现在却听说凤果丢失,叫他如何能不动怒。

周扬只得压抑心中的恐惧,强自镇定,将凤果岭的经过复述了一遍。为了逃避责任,他又竭力往苏异和赵郃身上泼脏水,说道:“师父,当时我从赵郃拿到了凤果,却不知为何最后会变成两枚普通的野果,说不定是他做了什么手脚。还有…苏异也很可疑,不知道他是如何知道凤果在点金派手中的。”

裴义终于忍不住冷笑一声,说道:“周师弟,苏异好歹也救了我们两次,还帮你找出了凤果,没有他你连假的都见不到更别说真的了。现在他失踪了,你就马上翻脸不认人,将你丢失凤果的罪责赖在他身上吗?”

虽然禹重山对苏异的消失毫不在意,甚至心里还有些庆幸,但作为一派之主却不能将这种小人心理表现出来,而且还必须藏着掖着。听到裴义这么说,他并没有不快,反而是庆幸裴义提醒了自己在这个问题上的疏忽,于是咳了两声,义正言辞道:“裴义说得对,苏异的事我也听说了。他于本派有功,不该受此诬陷,周扬你需得好好反省一下。”

“是,弟子知错。”周扬被当场戳穿,脸色憋得通红,心中又对裴义咒骂了千百遍。好在禹重山也没有再追究下去,他心下稍宽。

“你方才说第一次见到凤果,是苏异从一名点金派怀里搜出来的。最后则是在你手中被捏爆?”禹重山问道。

“是,弟子自从苏异搜出凤果后便一直盯着它,却是从头到尾都没看出有何蹊跷。”周扬答道。

禹重山始终不认为苏异能有如此鬼魅般的手段,倒是觉得拥有“绝幻手”的赵郃嫌疑最大,只是苦于无凭无据,无从下手。

“凤果总不可能凭空消失,不在我们这,便在三派那。点金派嫌疑最重,就从他们查起吧。”禹重山说道。

“是,师父。”周扬答应着,一番犹豫后,又说到道:“那点金和蓑衣两派…他们在凤果岭密谋偷取凤果,又藐视师父您的权威,打破规矩对我们出手。这事…就这么算了吗?”莲山派本也参与了凤果的争夺,但他任然对青苔存着觊觎之心,此时替她掩饰一番事实,日后也好向她邀功。

“百年一出的珍奇异果,人人趋之若鹜,这很正常。他们也各自为青州一大门派,我们应苍派也并不高他们一等,何来藐视权威一说。这种话以后不要再说了。”

周扬正纳闷禹重山何时变得如此谦逊而又正气凛然,便听到他话音一转,阴沉道:“但是一码归一码,杀我应苍派的弟子,无论是什么原因,都不能放过。这一笔账,我们慢慢再算…”

几人正谈着话,突然有人来急报,气喘吁吁道:“掌门师叔,外面有一个小道士,自称是…云上来人,说是有急事求见。弟子…弟子不敢怠慢。”

“云上…”禹重山沉吟一番,忽然站了起来说道:“快,带我去见他。”

周扬几人从未见过禹重山如此心急火燎的样子,皆是愕然,又悄悄跟了出去,想看看那“云上来人”是何方神圣。

会客厅中,只见一个小道士来回踱步,正是驹铃。他得了伏绫的指示来到益都寻找苏异,多日没有消息,辗转之下打听到苏异在四派大会上名声大振并加入了应苍派,这才找上了门来。

“这位小道长,不知莅临鄙派所为何事?”禹重山不确定驹铃的身份,还是客气地试探道。

几人跟在后面偷偷张望,没想到令掌门如此重视之人竟只是这么一个乳臭未干的小道士,更是错愕。

驹铃躬身行礼,说道:“禹掌门,晚辈此次前来是想找一个叫苏异的人。”

禹重山不答反问道:“敢问小道长当真是从云上而来?”

驹铃也没有马上回答,只是从袖袍中掏出了一枚银制的令牌,上有“云顶天山,峰上仙观”八个大字。

“晚辈的确来自云顶峰,云上观。”驹铃说道。

禹重山接过令牌,细细观摩许久,确认无误后才将它交还给了驹铃。“果真是道家巨擘,仙门之长。今日云上来人,禹某有失远迎,还望道长恕罪则个。”禹重山激动道,对驹铃的称呼也有“小道长”改成了“道长”。毕竟云上观之人即便是小小一个的道童也比他们的派中精英要强得多。

驹铃见禹重山失态,便提醒道:“禹掌门,请问苏异可是在贵派之中?”

禹重山回过神,却还是不回答,又问道:“可否冒昧问一句,道长与苏异是何关系?找他又是所为何事?”他不知道云上对苏异的态度,不敢随意回答,只得谨慎试探。

驹铃见禹重山闪烁其词婆婆妈妈,也不知道他在打什么主意,怕是不怀好意,于是又耐着性子答道:“晚辈曾与苏异有过几面之缘,此次是家师想见他一面,特意谴晚辈来寻他。”

驹铃怕禹重山不怀好意,又怕他其实是有心袒护苏异才会问东问西以探清虚实。不想错过任何有用的信息,驹铃只得想出了这么一个折中的回答。

禹重山思索半晌,还是七分真三分假地说道:“实不相瞒,苏异确实是加入了本派。只不过可惜前几日在凤果岭执行任务时,他被点金派的赵郃打成重伤跌入尧帝江中。我派弟子舍身入江相救,还是未能幸免于难。老夫痛心疾首,已是派出人马四处寻找,一日没有结果便一日日地找下去。”他将苏异的意外全都算到了点金派的头上,撇清了关系;一面又树立了自己名门正派,重情重义的形象。

听说苏异受伤落水,驹铃心中担忧。但有了上次假死的经验,说不定苏异装死成性,这次也是故技重施。况且这点困难对苏异来说应该算不上什么,想通此节,他心下稍安,于是问道:“禹掌门可否将苏异落水的位置告知晚辈?”

“据本派弟子所述,苏异在尧帝江凤果岭段的上游落水,顺流而下,之后便不知去向。道长尽管放心,老夫一旦得到消息,一定第一时间想方设法告知。”禹重山说道。

“多谢禹掌门。”驹铃得了确切消息,总算不虚此行,有了个寻找的方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