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金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紫金文学 > 逍妖法外 > 第四十四章 应苍派

第四十四章 应苍派


四派大会落幕,苏异夺得头魁,众人心情各有不同。应苍派明显最是低落,在往年,那头魁都是他们的人,从未旁落过。而剩下三派自然喜闻乐见,只是没想到即便应苍派抢不到头魁,竟也轮不到自己。观众则是看热闹的不嫌事大,四派的面子更与他们无关。

  “咳咳…”禹重山清了清嗓子,尴尬道:“这个...各位可有看中哪一位青年才俊?”

  瞿蒙尘笑道:“老夫看中了苏异,禹兄可会忍痛割爱?”

  “瞿兄说笑了,苏异夺得了头魁,现在是他来选咱们,可不是我们来选他。”禹重山说道。

  “禹兄此话当真?难道你对那苏异没兴趣?”点金派的高顺义奇道。虽说一些出众的人可享有挑选门派的权利,然而应苍派若是看中了谁,仗着势大,其他三派也不敢和他相争,通常只会选择放弃,默默退出竞争。而今从禹重山的话似乎可以听出,他对苏异并不是志在必得。甚至可能是他因为裴义的失利而丢了脸面,因此怨上了苏异。“如此一来,那自己便是有机可趁了”,其余三派均是这样想。

  禹重山果然又是强调道:“苏异年纪轻轻便能有如此成就,老夫自然也是对他十分的看重。只是老夫方才说了,苏异夺得头魁,非池中之物,自然也有自己的主见。选择哪个门派,相信他心中早有打算,所为我们便不用再多操心了。”

  众人听罢心中更是确认了几分。早听闻禹重山心胸并不宽广,今日更是可见他何止是不宽广,甚至有些狭窄。三派之首与他打过不少交道,均是知道这话说得冠冕堂皇,实则他若真是心中有意,定会不择手段地将苏异招揽入门。

  “无论如何,我们听听苏异说什么不就得了?”南轩客说道。

  “对对对…”几人符合道。

  片刻过后,苏异看着几人笑眯眯地看着自己,不知道他们在搞什么鬼。

  禹重山当先说道:“苏异,首先要恭喜你夺得头魁,今后怕是要名扬青州了啊。”

  “多谢掌门夸奖。”苏异淡淡笑道。众人见他这份气度,更是爱惜,招揽之意更盛。

  “想必加入各派的好处,先生都与你说过了。那——你自己可有什么主意?”禹重山又问道。

  “晚辈已经想好了,”苏异十分干脆到,“我选择应苍派。”

  众人听了均是叹气,心道即使禹重山不使什么手段,多数人也会选择应苍派。瞿蒙尘却还想做最后的尝试,说道:“苏异小友,良禽择木,这人也一样。应苍派虽好,却未必是最适合你的,你可考虑清楚了?我们莲山派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瞿蒙尘这招揽之意,就差没拉着苏异说“来吧,来吧,你快来我这吧”。

南轩客咳了一声,说道:“瞿蒙尘,苏异小友已经有了自己的决定了,你便不必再费心了吧。”他没什么耐心,又怕苏异年少说错话得罪人,便替他挡下了瞿蒙尘的邀约邀约,也顺便断了其他两人的念想。

瞿蒙尘当即悻悻不再说话。

“也不知道南轩客的面子到底有多大,竟能压得四大掌门不敢说话。”苏异心想。

  禹重山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得强笑道:“好,好,你少年天才,日后只需勤加修炼,定能成大器。”

  几人又互相寒暄几句,挑选着剩下的人才,四派大会逐渐接近尾声。这时南轩客悄悄凑到了禹重山身边,耳语道:“禹掌门,这次苏异在第一轮便碰上了裴义,实属意料之外,折了掌门的面子,真是过意不去。”

  禹重山只道是南轩客有意讥讽他,当即脸色难看,沉声道:“先生多虑了,胜败乃兵家常事,区区一场胜负,我禹某还不放在眼里。先生该不会以为凭这一场比试便能说明我应苍派技不如人吧?”

  南轩客哑然,只得解释道:“不不不,禹兄你会错意了。苏异他孑然一身行走江湖,无所依靠,我只是受人所托,略尽点力帮他一把罢了。这次他自己争气,为自己争取到了应苍派这么一个好去处,我也就别无他求了。”

  禹重山听出了话中之意,说道:“先生是说,苏异与先生…并没有什么特殊关系?”

  南轩客点头道:“我的确就是个引荐人罢了,若是禹兄并不看好他,那不如留他在派中当个普通弟子便罢了,也不需要尽心栽培他。他能加入应苍派,已是极大的幸运了。”

  禹重山若有所思,表面上却还是正色道:“没有的事,我禹某也是个爱才之人,苏异是个好苗子,怎么会不尽心栽培呢。”

  “如此最好,那便是我多虑了。”南轩客笑道。

  “那先祖祠堂…”禹重山信心十足本派弟子能夺魁,所以以此为奖励来激励他们。却不想苏异半路杀出。

  “走个过场还是要的…”

  禹重山会意,心想“若只是走个过场…尚可接受。”南轩客则是在想,如此一来,该是会少很多麻烦,尽可放心去找那古画。两人各怀鬼胎。

  苏异正在一旁休息,却见青苔走了过来。只见她将面纱摘下,笑道:“苏公子。”声音娇娇糯糯,入耳丝丝绵绵,令人舒心之极。而那面纱之下是一张清纯可爱的脸庞,微启的朱唇下两颗虎牙煞是可爱。苏异回想起她战斗时的干脆利落,现在的温柔可人却是格格不入。

  “青苔姑娘,你好。”苏异也是微笑回礼道。

  “方才与苏公子一战,青苔受益良多。师父特意嘱我过来与公子打声招呼,他说苏公子是一个值得相交之人。”青苔盈盈道。

  苏异哑然,青苔不谙世事,瞿蒙尘定是没想到她会如此直接,将他交代之事和盘托出。“姑娘过奖了,能与你相识也是我之荣幸。”苏异说着,忍不住问道,“姑娘方才在台上…为何要戴面纱?”

  青苔腼腆道:“师父常说女子无用,容貌更是累赘。他老人家常说我天资不错,长得…也是不俗。所以便让我遮住脸庞,着我专心修炼,以免多生事端。”

  苏异恍然,又问道:“那为何现在…”

  “方才台上,是在大庭广众之下。而现在…青苔觉得,蒙着面与公子说话,似乎十分无礼,所以便摘下了。这面纱防小人不防君子,想来苏公子该是个谦谦君子吧?”青苔真诚道。

  苏异楞了一下,哑然失笑道:“姑娘真是太抬举我了。”

  “青苔可是真心的。”青苔也是笑道。

  两人又说了些无关紧要的话,只见裴义也是走了过来。青苔见状,又将面纱戴了起来,与苏异告辞。

  “苏兄,恭喜。”裴义抱拳道,“你现在可是声名鹊起了呀。”

  “裴兄过奖了。”苏异忙是回礼,心想今天是怎么回事,在裴义与青苔之前已是有不少人前来打过招呼了。看来这一次大会自己似乎有些风头过盛了啊。

  “听说苏兄将要加入我应苍派,日后便能与苏兄多亲近交流了,还望苏兄莫要嫌弃才是啊。”裴义哈哈笑道。

  苏异却是苦笑道:“怕是掌门他不大高兴啊。”

  裴义疑惑道:“怎么会?师父他得了苏兄这么一个天才少年,怎么会不高兴?”

  “你师父他怨我将你打败,怕是会不大待见我…”苏异摇头卖惨道。

  “师父他该不至于如此心胸狭隘…”裴义也是不大愿意相信道。

  “但愿如此吧…”苏异无奈道。

  裴义一阵皱眉,随即又爽朗道:“管他呢,无论如何,苏兄这个朋友我是交定了。”

  苏异感慨,没想到禹重山竟能教出裴义这样的大气之人,当下抱拳道:“多谢裴兄抬爱了。”

  裴义大笑,两人又畅谈一番,直至会场里人都走了个干净,这才作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