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金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紫金文学 > 逍妖法外 > 第五章 太鄢山

第五章 太鄢山


穆陵镇位于青州与沂州的交界处,是个人口稀少的小镇。镇上前不久刚迁入了一户两口之家,母子二人寡言少语,从不多与人交流。有些热情的人也仅仅打听到了,母子二人因家中男人去得早,经不起变故,无奈之下只得远迁至此,才寻了个合意的落脚之地。两人平日里也难得出门,只是偶尔会到集市上采购些货品,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这一日清晨,那小孩起了早,正打理着自家院子。不多时听得有人唤他,却见门口站着一老一小的两个道士。

“小家伙你好啊,”那老道士亲和道,“你叫什么名字呀?今年多大啦?”

“老家伙你也好啊,”那小孩装作恭敬道,“我叫苏异,你又叫什么名字?今年多大?”

“老夫道号云游,今已年近花甲,算起来你该叫我爷爷呢。”那老道士答道。

苏异忽然毫不客气地叫骂道:“老家伙臭不要脸,想占我便宜么,谁要叫你爷爷,快快离去,我们家没钱施舍给你。”

“这位小居士,贫道并不是来化缘的。”云游呵呵笑道,丝毫不因苏异的无礼而恼怒。

“异儿,怎的如此无礼,娘平日是怎么教你的?”屋里的碧荷听到了二人的谈话,便寻了出来,说道,“快给这位道长道歉。”

“娘,你不是说这个老家伙跟了我们那么久,定也不是什么好人么?孩儿就想,娘肯定不想与他说话,便想将他赶走,免得娘你不开心。”苏异说着,又撒娇道:“娘,我不要跟坏人道歉。”

“就知道胡闹,这些话怎么能当着别人面说,可是会惹麻烦的,”碧荷摇头叹气道,“下不为例,知道了吗?”

“知道了,娘。”苏异又奶声奶气道。

云游笑咪咪地看着二人唱双簧,也不说话,面不露愠色,似乎只是觉得十分有趣。

“你这孩儿倒是聪明得紧,甚是合贫道胃口。”云游笑道。

“我们母子二人这几年来可是吃了不少苦头,若不教得他聪明些,只怕道长今天便见不到我这孩儿了,”碧荷说话不疾不徐,却像带着一股幽怨,“将来总会有一个人的时候,不会保护自己可不行。”

后面那句却像是说给苏异听的。

“夫人既然有所打算,却又有所牵挂,如此不若将这孩儿交予贫道,贫道定保他平安长大。”云游收了笑容,严肃道。

“让我孩儿跟你回云上?道长这是在戏弄妾身呢?”碧荷冷冷说道。

“夫人莫急,”云游忙解释道,“贫道自出师下山以来,已别云上四十余载,从何谈起回云上。云顶峰之外,天下尽可去。若是夫人信得过贫道,便将孩儿交予贫道如何?”

“道长好意妾身心领了,”碧荷情绪稍有缓和,说道,“只不过妾身已觅好了去处,以后也算是有个安身之所,不用再四处奔波了。”

苏异听了开心道:“娘,我们可以不用逃命了吗?”

“夫人不知可否借一步说话。”云游见碧荷态度坚决,又说道。

碧荷默许,领着云游进了屋里,剩下苏异与那小道士。两人大眼瞪小眼,都不说话。

“喂,你是哑巴吗?怎么不说话的?”苏异终于憋不住问道。他对老道士并无好感,顺带着也并不怎么喜欢这个小道士。

“我不是…”小道士怯生生道。

“好了好了,知道你不是哑巴了,”小道士哑巴二字还未说出口便被苏异打断道,“那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

“算了算了,我对你叫什么也不怎么感兴趣。”

小道士两句话未说全,小脸憋得微红。

“诶,我问你,那老头是不是好人?”苏异又问道。

“那是我师傅…”小道士嗫嚅道。

“老实回答问题。”苏异不耐烦道。

“我们是好人。”小道士坚定地说道。

“啐,你说是就是吗?”

“书上说了,人之初性本善,我们又从来没干过坏事,自然是好人…”小道士心里十分笃定,可是话说出口时却没什么底气。

“你管你说,我却不信。”苏异十分不屑道,“谁知道你们有没有干过坏事。”

“那我给你这个,”说着小道士从随身包袱里掏出了一个纸袋要递给苏异,袋子里装的却是一串糖葫芦,“坏人可不会请你吃糖葫芦。”

小道士爱吃糖葫芦,自然把糖葫芦当作珍贵的东西,可苏异却不觉得。

“我不要,也不知道有没有毒。”苏异说罢便自顾自打理起了院子。

“没毒…”小道士小声道,伸出去的手又缩了回来,见苏异不再理他后更是愣在那儿不知所措。

里屋简陋之极,只有一桌两凳,桌上甚至连多余的茶杯都没有。

“道长默默跟了我们五年,却从未来找过妾身一次,不知为何今日又突然决定要来找妾身说话呢?”碧荷也不再客套。

“如今离苏杭地界已是太远,有些事老夫只怕力所不能及。”云游忧心道。

“所以道长今日来是下了决心要除掉我这个邪类了么?”碧荷说道。

“夫人误会了。贫道从来只分善恶,不论正邪。夫人六年来从未做过伤天害理之事,自然不是恶类,那便与老夫无关。再者,当年师兄只是嘱我跟着你,可并无其他吩咐。”

“伤天害理?何为天理?听道长的口气却像是在替天行道,”碧荷嗤笑道,“妾身所作所为还需要别人来说教吗?”

“替天行道可不敢当,只是偶见不平,做些力所能及的事,仅此而已,”云游面不改色道,“贫道今日来是有几句话想要问夫人。”

碧荷收起了怨怼之色,说道:“道长请说吧。”

“夫人可知身后追兵是哪些人,又是为何要穷追不舍。”云游问道。

云游的话又让碧荷想起了多年来的疑惑。

“最初跟过来的是苏家的人,可是他们早在吴江时便已折返。剩下的,一些是官府的人,还有一些不知从哪来的和尚道士。至于为何而来,难道不是除妖卫道么?”

“难道夫人不觉得,为了一对母子,如此兴师动众,实是不合常理么?”云游又问道。

“妾身虽有疑惑,却无法想通,还请道长不吝解惑。”

“当朝皇帝下旨屠妖,你便是跑到天涯海角,也会有人找上门。只是除此之外,他们还对苏家的一卷古轴感兴趣,夫人此次出走便是有携卷出逃的嫌疑,既有嫌疑,他们自然是不会放过你的。”

“什么古轴?”碧荷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事。

“难道夫人不知道?那为何夫人要潜入苏家?”云游惊讶道。

“我与君桥乃是真心相爱,何来潜入一说?更是从来未想过要从苏家得到什么古轴。”碧荷一想起苏君桥,心情又变得沉重,便是连怨恨别人误解自己的力气都没有了。

云游见碧荷不像在说慌,于是解释道:“这古轴记载了一些妖术秘辛,据传其中更是有化去妖气的秘法。而先前传闻此卷轴便在苏家。卷轴牵涉众多,不论哪一方,可都是想尽了办法要得到它。”

“看来他们要杀我倒是不缺理由。”碧荷自嘲道。

“除此之外还有一事倒是少有人知的——那边是令郎的半妖之体。想来也是君路那小子有意隐瞒,做了些手脚,方才不至于被官府的人发现了。令郎现在倒是暂时安全无虞,然后以后…却是不知夫人要怎么办?”云游终于是说到了重点。

“不让他动一丝妖气便是。”碧荷轻描淡写道。

“夫人何必自欺欺人,妖气岂是轻易能压制住的。夫人何不再考虑一下贫道先前的提议,贫道可做主将本门的静虚心经传与令郎。”

“道长不必再说了,妾身自有打算。”碧荷毫不犹豫道。

云游也不是纠结之人,见碧荷态度坚决,便不再劝说,当即起身道:“既然如此,贫道也不再多说了,这便告辞。”

碧荷倒是颇为欣赏云游的干脆利落,又问道:“不知道长又是为何要特地来告知妾身这些事?”

“贫道并非善恶不分之人,也不是迂腐顽固之辈。夫人之难,只是贫道一生所见之不平中的一事,不足道哉。夫人不必放在心上。贫道这便去了,告辞告辞。”云游说罢便出门携了那小道士径直离去。

从穆陵镇出来,过了沂山,不出几日便能到临淄。再往前,便是益都了。碧荷母子二人此行的目的地便是位于益都与临淄之间的太鄢山。

太鄢山山脚处有一无名道观。道观前有一奇石状似乳燕,因而被附近居民唤作燕子观,这处地方也被叫做燕子石。燕子石虽香火不盛,却也有虔诚的信徒常常来敬香活动,倒也不冷清。

穿过燕子观,后面是几间房舍。若是早晨来此,还能闻到淡淡的粥香。山间常有诵经声传来,该是山上晨读人的声音,诵经声在山野间飘荡,仿若大道之音,让人不禁心生向往。

房舍后面有石阶通向高处,碧荷二人走走停停,足有个余时辰,才来到一片开阔之地。那里有先生在瓦舍里教书,也有在外头舞剑练拳的少年。一扫地的道童见了二人,忙上前行礼,脆生生地问道:“两位居士,不知来此可有…有什么事?”

“这位小道长,可否带我去见你们的祖师爷?”碧荷面带笑容,温和道。

那道童在山上已久居多年,鲜有见外人来访,一时想不起还要再问些什么。加之碧荷的声音带着一股让人不忍拒绝的亲和,道童只得带着两人穿过人群,往更高处走去。弯弯绕绕又走了大半个时辰,终于见到一座殿堂。殿堂除了高大之外无甚特别。殿前的牌匾上书“天清地灵“四字,倒是显得十分抢眼。

领路到了此地,那道童便急忙道:“前面便是祖师修炼之处,你…你们自己进去罢。”说完便一溜烟跑了。

碧荷倒不怎么在意,带着苏异进了殿堂,毫不拘谨。

殿堂里面装饰朴实无华,也不供奉什么神灵,只有正中间挂着一个巨幅的画轴,画轴上却是满幅的留白,空无一物。只见画轴前的蒲团上打坐着一个正闭目养神的鹤发老道,老道白须及胸,脸上的皱纹斑驳可见,却丝毫不显年老者常有的疲态,反而给人精神焕发的感觉。那老道听到二人的脚步声,睁了眼,笑道:“玉琪那小子,可真会出卖老夫。”

“归阳子,几十年不见,难道你的道行不进反退,竟弄成了这幅模样。”

“外表不过是一副皮囊罢了,何必如此在意。倒是碧荷仙子你容貌不减当年。”

“全天下的道门里,也就只有你敢叫我仙子了。”碧荷笑道。

“老夫只是比他人更看得开罢了,”归阳子说着,目光转向苏异,问道,“这位小居士是…?”

“这是我的孩儿,”碧荷答道,又对着苏异说道,“快跪下拜师吧。”

这话说的十分突然,饶是归阳子心里早有了准备,也是有些措不及防,本想着还会再寒暄一会。苏异却难得出奇的听话,应声跪下,朝归阳子磕了个响头,叫到:“弟子苏异拜见师父。”

归阳子摇摇头,笑道:“你又何必如此着急。以我们的交情,还值不得你多说几句么?”

“我想你也不希望我在这里待得太久吧,不是么?”

归阳子又无奈摇头,说道:“拜师可以,但你须得先答应老夫一个条件。”

碧荷皱眉道:“什么条件?”

“在这殿堂之内,他是我徒弟,但是出了这殿堂,我们便无半点关系。”

“看来即便是你,也是免不了与那些凡夫俗子一般见识。”碧荷嗤笑道。

“不然,”归阳子摇头道,“老夫纵然能超凡脱俗,却也不能不顾太鄢上下若干弟子。你若不答应,也怪不得老夫不顾交情了。”

“我也只是发发牢骚罢了,你别见怪,”碧荷意味深长地看着归阳子,“我答应你便是,只要你将该教的都教会他。”

归阳子缓缓点头,以示他明白了碧荷话中的意思。

“你放心,老夫绝不藏私,”归阳子承诺着,又问道,“你自己,又作何打算?”

“此去定能寻到他的身影。”碧荷语气坚定,目光却黯淡。

归阳子闭上了眼,缓缓点头,却不再说话。

“我这孩儿便交给你了,多谢。”没有多余的客套话,像是做买卖一般干脆,碧荷最后只道了声谢便告辞离去。非是她忍心骨肉相离,只是她怕再待上一会便再也狠不下心。

苏异看着母亲离去,心里不知是何滋味,对母亲恋恋不舍,却也十分渴望平稳的生活。

殿堂里突然回响起了翅膀扑腾的声音,竟是顶梁上不知何时多了几只雀鸟。雀鸟们一阵吱啄翻腾,也随即飞离了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