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金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紫金文学 > 乡村小医师刘旭王艳 > 第015章 四女一男

第015章 四女一男


第015章四女一男

刘旭回家的时候,玉嫂正在吃早饭。

农村人的早饭基本上都很简单,玉嫂吃的是更简单,就是白粥加了一勺的白糖,另外还配着昨天的咸鸭蛋。

对于早餐,刘旭其实也没什么要求,不过他还是不希望玉嫂吃得这么没有营养,所以他就决定以后像个一家之主一样控制着玉嫂饮食,尽量让她变得越来越健康,越来越漂亮。

吃过饭,刘旭就跟玉嫂坐在外头聊开诊所的事,比如诊所该开在哪个地段。

至于开诊所要费多少钱,进药又要多少钱,这就不在玉嫂的能力范围内,所以刘旭也没跟玉嫂提起。倒是,玉嫂询问了开诊所要多少钱,还问要不要她去跟乡亲们借。

玉嫂身子本来就不好,又没有稳定的收入来源,平时就是帮人打一打针线活,叫她去借钱,那准要给人脸色看,所以刘旭就让玉嫂不要管这事,身为男人的他会搞定的。

说是搞定,刘旭其实也不知道该怎么搞定。

片刻,看到刘婶正在水井前杀老母鸡,刘旭就露出了笑容。

昨晚刘婶说刘旭要是把她弄舒服了,她就把她家的老母鸡杀了给刘旭补身子,没想到刘婶还真的杀了。

除了刘婶外,水井边上还有两个女人,一个是王艳,另一个是刘婶的儿媳妇金锁,她们两个都蹲在水井前搓衣服。

大洪村并不发达,加上很多乡下人都认为用洗衣机会洗坏衣服,手洗可以更好的保护衣服,所以有一半农村人还是保留着手洗习惯。

见天上都没有云朵,蓝得有些刺眼,玉嫂就道:“我把昨天的脏衣服拿下去洗。”

“后头不是可以洗吗?”

“顺便跟她们唠嗑唠嗑,”说着,玉嫂就走进屋。

农村的发达程度没办法和城市相提并论,可以玩得地方更是少得可怜,所以农村人最爱干的就是闲暇的时候坐在一块唠嗑。

所以呢,就算玉嫂可以在后门的台子上洗衣服,她也想将衣服拿到水井那儿洗。

刘旭不爱看电视,开诊所的事还没个着落,所以他就跟着玉嫂去水井那边。

见刘旭也跟来了,刘婶就想起昨晚被刘旭弄得神魂颠倒的事,她就抛了个媚眼给刘旭,随后就拿着剪刀剪开老母鸡的肚子,将内脏一点点地掏出来。

看到刘旭,金锁就想起昨天刘旭给她吸蛇毒,还一直揉她奶.子的事。加上婆婆就在一旁,所以像是做错事的她就急忙低下头搓衣服。

至于王艳,她昨晚虽然和刘旭也产生了摩擦,不过她是个有些大大咧咧的人,所以她一点也不害羞,还边洗白色内.裤边和刘旭打招呼。

找了个位置,玉嫂就拿着刘婶的水桶想打水,而担心玉嫂力气不够,刘旭就主动接过水桶,并将打上来的水倒在了盆子里。

见状,刘婶就笑道:“玉子啊,你可真是捡了个宝。要是当初我把旭子给领养了,指不定他现在就留在我身边孝敬我了。”

“刘婶你这话说的,”玉嫂笑道,“旭子可不是我一个人养大的,是乡亲们一块养的。他小的时候啊,经常吃不饱喝不够的,还不是邻里邻居的养着他。”

“终归是你领养了,”刘婶瞟了刘旭裤裆一眼,“长大了,真的长大了,哪里都大了。”

只有刘旭才知道刘婶的话中含义,所以被刘婶这么一夸,刘旭就笑得更加灿烂,更是因为这种大庭广众的暧昧而渐渐有了反应。

她们四个都在忙活,刘旭就负责给她们打水,所以不用打水的时候,刘旭就是坐在水井边上。

不管是洗衣服还是杀鸭子,都是蹲着还弯着腰,所以她们四个的领口都敞开,一片片雪白就被刘旭尽收眼底,刘旭还看到了她们五个的罩子颜色。

刘婶和玉嫂的都是白色的,王艳的是艳红色,而最让刘旭惊诧的是,金锁这妮子的罩子竟然是黑色,而且还有蕾丝花边,这种罩子款式不普通,而且很容易吸引男人,就比如此时的刘旭的目光就会经常流连着金锁那微微起伏着的肉弹。

四个女人中,刘婶的年龄最大,不过她的胸并不是最大的,最大的是王艳的,最小的则是金锁的,刘婶和玉嫂的胸大小基本上一样。

王艳和金锁年龄都不算大,而且最近也没有受到男人的洗礼,所以她们的胸还是有很大的开发空间。

想到此,刘旭就咽下口水。

身为男人,让女人舒舒服服的是义务,所以刘旭真觉得王艳金锁的老公都不是人,怎么能不在她们身边尽男人的义务呢?

不过正因为她们的老公没有在,刘旭才能趁机而入!

“旭子啊,你有没有女朋友啊?”刘婶问道。

“没呢,刘婶你要给我介绍吗?”刘旭扭过头盯着刘婶领口内的一片雪白。

呵呵笑着,用袖子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的刘婶就道:“咱们村其他不多,就是闺女多,你长得还行,又很厉害,再开个诊所的话,没准有很多人会将闺女送上门呢!”

“我哪里厉害了?”

意味深长地笑着,刘婶就道:“你哪里都厉害着呢!你学医的,什么病都能治,这就够厉害的了。你瞧瞧你,胳膊腿上都是肌肉啊,什么重活都能干,这不也很厉害吗?反正呀,在刘婶心里头,你就是最厉害的男人。”

“别夸旭子了,”玉嫂笑道,“旭子他会得意忘形的。而且啊,旭子还是个孩子,别男人男人的叫,听起来怪怪的。”

“玉子,你觉得旭子还小呀?”

以前,玉嫂确实觉得刘旭还很小,可这次回来后,玉嫂觉得刘旭仿佛一下长大了,不管是身子还是心理。所以被刘婶这么一问,又想起昨天刘旭被雨水弄湿,那大家伙的轮廓非常明显,玉嫂竟然有些脸红心跳了。

搓洗着衣服,玉嫂就道:“在我心里,旭子永远都是个孩子。”

“可不能有这种想法啊,”王艳插嘴道,“在村里头,男人十八女人十七就结婚生娃了,旭子现在都二十三,连个女朋友都没,还怎么生娃啊?玉嫂,这个我可得批评你,要是你一直将旭子当成小孩子,你还怎么抱孙子?所以呀,咱们赶紧物色物色,找个好姑娘跟旭子凑一对。”

玉嫂还没开口,刘婶就道:“旭子不是要开诊所吗?先把诊所的事忙完再找姑娘,姑娘又不会跑了。”

刘婶说得挺有道理的,但事实上她是怕刘旭找了个年轻漂亮的姑娘就不跟她做了,毕竟她已经有了写年纪,可比不过那些花枝招展的姑娘。

对于刘婶的打算,知道女人四十如狼似虎的刘旭自然也清楚得很,所以他就道:“我觉得王姐和刘婶说得都很有道理,不过还真得先忙诊所的事。要不然真找到了好姑娘,我心一下轻飘飘了,没准都不想弄诊所,就想弄……”

“弄姑娘?”王艳插嘴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