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金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紫金文学 > 娶了假千金后(科举) > 第27章 第二十七章

第27章 第二十七章


夜晚,顾瑾玉还在看书,窗边突然传来了一阵细微的动静。

顾瑾玉放下书,不动声色的开了门,正好撞上一脸纠结的沈心蕊。

“这么晚了,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顾瑾玉还以为是陈天和或者其他人找他,着实没有想到会是沈心蕊。

“有件事,我想来想去,还是觉得给你说一声比较好。”沈心蕊也没有想到顾瑾玉会突然开门,原本还在纠结要不要告诉顾瑾玉,这下不用了。

“嗯?”顾瑾玉疑惑的看回去。

“是关于陈天和的,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他真实的名字叫陈晏清。”

“陈晏清?取自海晏河清吗?”顾瑾玉喃喃自语,潜意识感觉这个名字很熟悉,应该在哪里听过,却怎么都想不起来。

“据说这个名字是当今赐下的。”既然已经决定告诉顾瑾玉,沈心蕊也不再有丝毫隐瞒,原原本本的告诉了顾瑾玉陈晏清的身份。

在沈心蕊的讲述中,顾瑾玉开始对锦朝的上层社会有了了解。

俗话说,打江山容易,守江山难。

今上在马背上打来的天下,学识着实不高,因为颇受清流世家的鄙夷。

百年王朝,千年世家。

锦朝刚刚建立不足一年的时候,局势还很不稳定,四方势力都对这个初生的王朝虎视眈眈。

攘外必先安内。

即便是开国皇帝,没有世家的支持,在朝政上的决策也很难开展下去。但皇帝毕竟是一国之主,世家也不好太过分。于是双方为了表达自己的善意,采取了简单粗暴的方式,那就是联姻。

皇帝下旨将自己的嫡幼女五公主下嫁到了北方陈家。

可世家自古以来便是互相通婚,从不与外人结亲,作为联姻对象的陈家少家主怎么都不愿意迎娶公主,而陈家大部分人也不愿意陈家的宗妇来自皇室。

即便是当今皇帝,在陈家看来,也不过是一个走运的泥腿子而已,怎么值得陈家给出宗妇之位。

于是陈家搞出了一个骚操作,先低调的迎娶了同为世家的谢氏女为正妻,然后拖到了公主的嫁妆已经送到了陈家,再上书说明实情。

皇帝的圣旨已下,六礼也定了,断无再更改的可能。若是强压陈家休了正妻,不仅会惹怒陈家,就连谢家也会结仇,这就大大违背了皇帝的本意。

因此,无论皇帝再怎么震怒,也只能咬着牙认下这门婚事,并争取到了平妻之位。

平妻说的好听,可终归不是正妻。

堂堂一国公主做妾,这口气,五公主无论如何都咽不下去,可到底反抗不能。最后只能郁气缠身,撒手人寰,只剩下一个嗷嗷待哺的孩子,被皇后接到京城亲自抚养。

这个孩子就是陈晏清,一个不被世家待见,也不被皇室待见的孩子。

世家怨他骨血中流淌着皇室的血,皇后怨他出生害死了自己的女儿。

“不过,”沈心蕊说到这里,犹豫了一下,继续道,“我也不确定陈天和是不是陈晏清,按理说陈晏清现在应该在京城待着,不应该出现在溪山县。”

“或许是我看错了,我也只是小时候见过他一面。”

“反正反正你还是别和他走太近了,他的身世太复杂了。”

沈心蕊最后说出了自己的目的,然后殷殷的看向顾瑾玉,脸颊微红,等着顾瑾玉夸奖自己。

可惜顾瑾玉并没有察觉到沈心蕊的少女心思,反而以为沈心蕊说这话是担心自己惹上麻烦后,不能如约送他回家,当即承诺道,“你放心,不管怎么样,我都会送你回家的。”

沈心蕊早就没了要回家的想法,在顾家待的这几个月,她体验到了以前从未体验过的生活,嘴硬心软的刘老太、憨厚老实的顾老爹、力气大的惊人却格外腼腆的方氏、嘴馋却顾家的张氏

还有在沈府看不到的广袤的世界,她不想回家了。

体验过自由飞翔的鸟儿,又怎么会愿意再回到牢笼里?

“你是不是讨厌我?”

就在顾瑾玉作保证的时候,沈心蕊突然问了一个不相干的问题,让顾瑾玉一时间愣在原地,“不讨厌。”

“那你是不是喜欢我1沈心蕊眼睛一亮,迫不及待的说道,面上也没有了之前的不好意思,小的生活经历告诉她,喜欢什么就要主动去争取,要不然就没有办法得到。

对待感情也是如此。

沈心蕊现在的模样实在是过分可爱,原本不施脂粉已是不俗,如今晕红的眼尾更是添了几抹风情。

可惜顾瑾玉却是个实打实的直男,只觉得有些头疼,他完全是把沈心蕊看作是小辈,“你还协”

“我马上就要及笄了,不小了。”沈心蕊急了,拉着顾瑾玉的手,“不信你摸摸。”

摸、摸什么?

顾瑾玉吓得一个激灵,连忙缩回手,砰的一声把门关上了,“夜深了,你早点休息吧,其他事明天再说。”

慌乱的顾瑾玉自然没有看到,沈心蕊在他落荒而逃的时候,露出的狡黠笑容。

这天夜里,顾瑾玉做了个梦,梦到自己穿着大红喜服,然后被小姑娘绑着入洞房。

然后顾瑾玉就被吓醒了。

吓得睡不着,一直折腾到凌晨,才沉沉睡去。

第二天醒来后,顾瑾玉的眼睛底下一片青黑,就算后半夜睡着了也睡的不踏实,一闭上眼就是自己被绑着入洞房的场景,着实让他苦不堪言呢。

而始作俑者却在哼着歌摆饭,还时不时的冲顾瑾玉眨眨眼,一脸无辜。

顾瑾玉磨了磨牙,这才明白沈心蕊昨晚大概率是在戏耍自己,要是自己真顺着小姑娘的手摸上去,估计这手也别想要了。

如此一来,倒是显得昨晚惊慌失措的自己有些傻兮兮了,指不定这小姑娘怎么嘲笑自己呢。

“你是不是很得意啊?”趁其他人都没在,顾瑾玉一把拉住沈心蕊的手腕,装作恶狠狠的模样问道。

“是有那么一点点。”沈心蕊比划了小拇指大小的一点点,但眼睛里快要溢出来的笑意,明确的告诉顾瑾玉,她确实很得意。

不怪沈心蕊这么兴奋,实在是顾瑾玉昨晚的反应太好笑了,噌的一下蹦的老高,活像一个受了惊的兔子,这还是沈心蕊第一次见到顾瑾玉这番表现,可不得使劲嘲笑。

顾瑾玉眼底暗了暗,一步一步的逼近沈心蕊,然后趁沈心蕊不注意,一把将其捞了起来,然后……挠起了痒痒。

沈心蕊皮娇肉嫩,身子十分敏感,轻轻一碰腋下就能笑个不停,更何况是顾瑾玉故意挠她,笑的眼泪都流出来了,连忙回着话,“我不敢了,真的不敢了。”

顾瑾玉刚收手,沈心蕊就是在这个时候说话了,声音轻不可闻,“就算、就算你将来中了秀才,也别送我回家好不好,。”

顾瑾玉身体一顿,半响没说话,沈心蕊眼圈慢慢红了,“我知道我不会下地干活,是个拖累,可是我可以慢慢学的,我在外面待这么久,回家了也就活不下去了。”

沈心蕊这么一哭,顾瑾玉就慌了。总归人家一个千金小姐被拐卖到这里,也有他的一份原因,他总不能真的看小姑娘去送死。

顾瑾玉手忙脚乱的安慰道:“你不想回去就不回去,我还能绑着你回去不成?你放心,我会把你当亲妹妹对待的。”

沈心蕊听到顾瑾玉的话,高兴的直接抱住了顾瑾玉,不由分说便亲了他脸一口,眼睛弯成了月牙,脆生生的喊道:“二哥1

顾瑾玉被沈心蕊的突然袭击吓了一跳,瞬间僵在原地,只觉得脸蹭的一下全红了,而且还有蔓延到脖子的趋势。

“女孩子家家的,怎么能乱亲旁人,像、像什么样子1

顾瑾玉结结巴巴的训斥道,顺便让沈心蕊站直了身子。

“我只是高兴多了个哥哥,家里的哥哥们从来都不喜欢我……”沈心蕊见顾瑾玉这么严肃,嘟了嘟嘴,有些失落的说道。

顾瑾玉见小姑娘这般委屈的样子,不由得开始反思起来。顾瑾玉看过原著,也知道沈府的人对小姑娘只是面子情。突然多了个哥哥,小姑娘高兴的失态也正常。

自己的反应是不是太大了?

正在反思自己的顾瑾玉没注意到,他当做孩子看到的沈心蕊嘴角勾起了得意的笑容。

“小叔,你的脸怎么这么红,耳朵也红了。呀!就连脖子都红了。奶,你快来看看小叔怎么了。”

二丫咋咋呼呼的声音响起,让顾瑾玉满是不自在,还没来得及告诉二丫自己没事,刘老太就紧跟着进来了,那意味深长的表情更是让顾瑾玉浑身不自在。

匆匆吃完了饭,顾瑾玉就带着陈天和和沈心蕊溜出去了,顾子昂已经在后山脚下等了他们大半天了。

“顾瑾玉,咱们去爬山,你怎么把她也带过来了?”顾子昂不清楚顾瑾玉和沈心蕊之间的关系,还以为沈心蕊只是刘老太的亲戚,忍不住抱怨道。

“行了,我看着她,你快带你的路。”顾瑾玉看了沈心蕊一眼,不轻不重的拍了一下顾子昂的胳膊,没好气的说道。

“嘿嘿,好嘞。”

这次来爬后山是顾子昂提议的,他说曾经在山中水涧旁见过几株墨兰,玲珑秀骨,长势喜人,所以极力邀请众人一同观赏。

陈天和就是被顾子昂口中的墨兰吸引过来的,毕竟在大多数文人眼中,兰都是品行高洁的化身,更别说是极为罕见的墨兰了。

据顾子昂所说,墨兰生长之处距离村里并不远,来回半天就够了,而浅山基本上都被村里人走遍了,没有危险。这也是顾瑾玉敢带上沈心蕊的原因。

一行四人在路上说说笑笑,陈天和化身好奇宝宝,看见什么都要问一下是什么,还采了色彩鲜艳的蘑菇说是回去送给夫子,幸亏顾瑾玉及时看见,扔了蘑菇。沈心蕊虽然平日娇纵不喜读书,但杂书却看过不少,倒也能插得进话,一时间四个人相处的十分融洽。

走了大概半个时辰,耳边传来了潺潺的流水声,顾子昂眼睛一亮,“马上就到了。”

四个人不是文弱书生就是娇弱女子,走了半个时辰已经累到不行了,脚下仿佛有千斤重。听到顾子昂这话,脑子里第一反应不是能欣赏墨兰了,而是终于可以休息了。

想到这里,众人脚下的步子又快了几分。

穿过一片灌木林,眼前的景色豁然开朗。

明明已经是寒冬,这里的地上却依然开满了不知名的野花,还带了点芬芳的香气,而在不远处,几株盛开的墨兰在风中微微摇曳,带着一股说不出的韵味。

除了顾瑾玉,其他三个人都沉浸在墨兰的美丽中。

顾瑾玉略有些无趣的东张西望起来,原谅他就是一个粗人,实在没有艺术细胞,欣赏不来花花草草,更何况在现代技术下,要什么样的花没有?他还见过实验室培养出来的变异兰花呢。

真正让顾瑾玉感兴趣的是这里的一汪潭水,看上去似乎是温泉,怪不得这里的温度比别的地方高了几度。

顾瑾玉走到潭水边,刚用手掬起一捧水,眼尾就扫到了地上杂乱无章的足迹,心里一震。

顾瑾玉来不及细想,就冲顾子昂他们喊了一句,“别看了,我感觉有些不对劲。”

话音刚落,众人就感觉一阵地动山遥

来不及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