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金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紫金文学 > 我真的不是学神 > 第36章 第 36 章 敌袭

第36章 第 36 章 敌袭


“昨晚一夜太平,百姓们都很高兴仙君的到来,至于为什么睡着了,可能是仙君降世太累,正好可以休息一下。”将军表情诚恳。

见从将军口中问不出什么,逐溪把目光放回地图上,思考要不要先去打个城热热身。

门外响起急促的脚步声,一道声音透过木门传进来,“报!柒城的军队出现在城外。”

将军脸色一变,大步往外走去,“召集士兵,去看看柒城玩什么把戏1

小队四人跟在将军身后登上城楼,距离陆城一里开外站着乌泱泱一大群人,其中有五个身影格外突出,他们穿着机甲,极具科技感的金属立在黄沙之上。

柒城将军喊道:“陆将军,劝你不要再挣扎,我们有天兵神将降世,今日你们必输无疑,若是投降我还能放你一条生路1

陆城将军哈哈大笑,“什么神兵神将,只怕是路过的江湖骗子,你自诩聪明,没想到也有被骗的一天。真正的仙君在我陆城,今日你们来得正是时候,我让你知道知道什么叫丧家之犬落荒而逃1

相互放完狠话,战斗一触即发,陆城士兵打开城门冲出去同对方厮杀在一起,陆城将军也和柒城将军对上。

逐溪等人穿上机甲,和柒城队伍正面对决。

飞沙环境对机甲极不友好,细小的风沙很可能钻进机甲的缝隙中,让机甲动作受阻,时间拖得越久情况越遭。

柒城队伍穿着机甲的共有五人,其中三人拿出武器冲进战场,留下一人站在原地手拿枪械远程攻击,在敌队炮兵身旁还有一个身影,穿着黎明军校的校服,镇定自若地指挥战常

“拂衣去”队这边只留下一个远程炮兵云晏从,其余三人皆飞身而下对上敌队三人。

逐溪挑了个离她最近的敌队同学,对方看到她顿时一愣,“你不是指挥吗,上来干嘛?”

“指挥不能上来?”逐溪挑眉,“人手不够,将就着用。”

说罢长□□向敌对同学,对方灵活闪躲,一把弯刀划过半空,刀尖从逐溪下巴处擦过,对方喊道:“先淘汰这个人,这是他们的指挥1

另一个人来到他身旁,两人合力对付逐溪,逐溪压力顿增。

地面上站满普通士兵,随便一击就能伤到人,逐溪引着两个对手往上,在半空中打斗。

天上阳光热辣,逐溪站在太阳底下,身上的机甲反射出刺眼的五彩光芒,照得两人几乎睁不开眼。

“怎么会有人把镜子穿在身上。”其中一人吐槽道。

逐溪严肃反驳,“这不是镜子,这是珍贵的机甲材料。”

这可是楚越安从材料堆里扒拉好半天才找到的,还说这种材料稀少,至于后半句一直没人愿意用则被她自动忽略。

另一个人大笑一声,机甲表面忽然变成光滑易反光的特殊材料,“本来是为了方便在水中运动特意做的装置,没想到在这里也能派上用场,我让你闪!看谁更闪1

“这也行?”他的队友惊呼一声,“那我也来。”

天上顿时多了三个亮闪闪的太阳,光芒四处反射,让人睁不开眼。

逐溪:

她的机甲是迫不得已才做成这个样子,这也要攀比的吗?

三台闪亮的机甲在天上战斗,谁也看不清谁,完全是乱打一通相互牵制,还害得下方的人时不时被闪到。

云晏从站在城墙上,一边躲避敌队炮兵的子弹,一边攻击对方指挥,还要忍受被闪瞎眼睛的风险往上开枪,帮逐溪减轻压力。

一支箭忽然飞上天空,射中了和逐溪打斗的敌队同学的后背,但因箭本身杀伤力太小,对方毫发无伤。

更多的箭向城门上方飞来,守卫们拔出大刀砍箭,一支长箭直直刺向云晏从,箭尖在太阳底下反射出刺眼光芒。

云晏从并不躲闪,仍维持着原先的姿势,反正这里的箭也刺不穿机甲。

箭即将碰到他时,另一支箭以更快的速度出现,射中袭来的箭身中央,长箭断成两节落下。

云晏从两只手交替开枪,精神力的快速消耗使他额头冒出一层薄汗,他眼睛一瞥,看到刚才射箭的人正是之前聊天的小守卫,他拿出一把枪扔到对方手中,“准头不错,用这个。”

小守卫双手捧着枪,面露迷茫,“怎么用?”

“这样抓,然后扣住这里。”一颗子弹飞来,云晏从按着小守卫的头往下蹲,再一个打滚,停下找到掩体后抓着小守卫的手直接开枪。

子弹飞出,对方攻击暂缓,他刚松口气就看到逐溪险些被伤,立即开枪攻击她的对手,可惜对方察觉到他的意图,提前躲开。

他朝小守卫快速道:“就这样开,先随便练练打不中不要紧。”

说完换了个位置,开枪打中袭向席白的子弹。

小守卫拿着枪,试探着打出几枪,有一枪打中了城墙,墙上立即出现一个深深的凹洞,他嘴巴微张,愣愣看着凹洞,呢喃道:“这就是仙君的神兵利器?”

战场上一片混乱,敌队两人缠着逐溪不放,席白和施连鱼也被拖住无法脱身,地上敌队炮兵和指挥配和默契,炮兵开枪指挥掩护,逼得云晏从难以反击。

“拂衣去”队的缺点在这一刻展露出来,四人各自为战,自顾不暇,自然无法帮助队友,当四人都陷入这种状态时,小队就陷于弱势地位。

一人赢则全队占据上风,一人输则全队岌岌可危。

此刻他们陷入僵局,无法打赢对方,也憋着一口气不让对方赢,维持着脆弱的平衡。

一颗小小的子弹离开枪膛,穿过燥热的空气,打中了施连鱼的对手,对方动作一顿,施连鱼抓住机会甩出鞭子,鞭身抽打在对方机甲上,像是重物砸下一般发出巨响,对方当即动弹不得。

鞭子不停,向上袭去,站在逐溪左边的敌队同学急忙躲避,正正好撞上一颗子弹,头部中枪直接化为白光。

逐溪扭头表扬,“云晏从,不错啊,技术突然长进。”

云晏从看着手中飞出从淘汰队员手臂擦过打空了的子弹,莫名其妙道:“不是我。”

“那是谁?难不成还是他们打自己人?”对手淘汰一人,逐溪压力骤减。

云晏从转头,看见了小守卫蹲在城墙上,以极其标准的姿势拿着枪,神情严肃,下一秒他扣下板机,击中地面上一个偷袭将军的敌军,一枪过后立即转换方向对准敌方其他人。

再次击中。

忽地,小守卫举枪对准了他,扳机扣下,子弹从他头顶上方飞过,撞击到了什么后发出叮的一声,两颗子弹落在他脚边。

小守卫脸颊红扑扑的,满脸兴奋,强装严肃地嘱托道:“仙君小心。”

云晏从:

他一边开枪一边观察小守卫,见小守卫时而向上开枪,时而向下开枪,几乎弹无虚发,他心中一梗,对方才多少岁?跟他现在的水平竟然相差无几。

其他人显然也注意到了小守卫,他本不受重视,柒城军校生队伍并没有将他放在心上,此刻他却作为全场mvp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

“小刀,你干什么呢?”其中一个刚干掉对手的士兵喊道。

小守卫晃着手里的枪,“仙君借我武器,真是太好用了。”

说完一枪击中偷袭士兵的敌军,士兵傻了,周围人也傻了,只有小守卫仍眉飞色舞,一枪带走一人。

过于兴奋的后果就是被柒城队伍的炮兵盯上,小守卫只会开枪不会躲,云晏从不得不上前带着他左右闪躲。

因小守卫突如其来的一手,柒城军队顿时大乱,领头的柒城将军见军心涣散,大势已去,而他带来的所谓的天兵天将也死了一人,他果断下达撤退指令。

见他们撤退,逐溪乘胜追击缠住柒城队伍其中一人,对方队友返身回来帮忙,“拂衣去”队气势满满,四人对准目标只攻击一人。

最终,这场初次对决以柒城队伍失去了两个队友落败而逃拉下帷幕。

黄昏下,陆城民众聚在一起,燃起篝火,空中满是欢声笑语,欢庆着得来不易的胜利,篝火之上有一口大锅,锅中滚着白粥。

将军亲自端了四碗白粥递给小队四人,“城中粮食所剩不多,还请仙君不要介意。”

碗中的粥粒粒晶莹,散发出诱人的米香,而大锅中滚翻的白粥只能算是米汤,几粒米,一锅汤,这四碗粥显然是特意另煮的。

逐溪笑着拒绝,“留给老人和小孩吃吧,我们不吃也没关系。”

饿倒是会饿,但是饿不死。

周边还没学会克制情绪的小孩子们眼睛直勾勾盯着这碗粥,就凭这一碗里的米,都能再分成几份米汤给更多的人。

陆城粮食不多,人人饿得面黄肌瘦,她不好意思独占这样一份珍贵的食物。

“这怎么行,仙君出了力,自然辛苦,这里也没有香火供奉,只有这样一碗简单的米汤。”将军言辞恳切。

施连鱼接过瓷碗,站起将粥倒入大锅中,“等会从里面舀一碗就行。”

将军愣住,“这,这”

“随她去吧,她这个人面冷心热,你硬要跟她犟也犟不过,她看到百姓受苦,心中不忍埃”逐溪接话道。

将军苦笑,“好吧,辛苦诸位仙君了。”

“别想太多,我只是不想被特殊对待而已。”施连鱼挑着篝火里的木柴。

逐溪糊弄道:“知道知道。”

几人聊天时,小守卫走近,双手捧着枪递给云晏从,“谢谢仙君借我的神兵。”

云晏从看着那把枪,笑容温和,“这把枪送给你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