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金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紫金文学 > 分手后我被小狼狗盯上了 > 第21章 第二十一章

第21章 第二十一章


第二天下午,沈霁到约定的咖啡厅,沈昱伦已经到了,见他过来,起身喊了声“哥”。

沈霁淡淡点头,回了声“昱伦”。

沈昱伦长得比较像他父亲,脸有些宽,但五官端正,看起来颇有几分正气。最主要的是,他看向沈霁的时候,眼神清明,就像在看一个普通的朋友、同学、甚至是路人,不带什么情意,这却也是沈霁对他印象不错的原因。

虚情假意看多了,总没什么新意,时间久了难免厌烦。

昨天沈霁让韩林去查了沈氏最近的消息,只知道最近的确出了点问题,涉及股份变动。

沈氏近些年来不稳定,涉及股份都是大事儿,沈家瞒的很严,韩林没有探查到太多有用的讯息。

但这对沈霁来说已经完全够用了,他手里拿着沈氏10的股份,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甚至可以在一瞬之间彻底翻转局面。

沈昱伦没有卖关子,直接说明了来意,“我想要以高出市价5的价格,收购你手里全部的沈氏股份,希望表哥可以考虑一下。”

高出市价5,这可一点儿没占他便宜,不太像沈庆夫妇的做派,这一个月他可没少接到孙盼的消息,让他有时间去找找梁旭文,两个人这么多年的感情,不至于说没就没。

那天众目睽睽之下,郑柳和踩着他高调出场,谁看不出来卢玲的站队?但凡她考虑了半分感情,就不会让他腆着脸去找梁旭文,不过是舍不下梁氏这面大旗给沈氏带来的好处。

想到这里,沈霁眼神淡了几分,问道:“叔叔知道吗?”

沈昱伦对他的反应并不意外,也不准备在沈霁面前给自己爸妈营造形象,“他们那边你不用担心,后续不会出现任何麻烦。”

沈霁点了点头,没说话,仿佛陷入了沉思。

沈昱伦见状主动说明了缘由:“表哥也知道,爷爷去世之后,有49的股份不知所踪,我爸一直在查,也只知道大概是去了国外。前几天我才发现,有人在暗地里收购沈氏股份,每一笔数额都不大,但似乎都流去了国外,我担心是同一个方向。”

说到这里,他看了眼沈霁,想看看他的反应,却只看见沈霁一如既往的平静,仿佛一切都和他没有关系。

他收回目光,继续道:“爷爷一向公平,万一那人起了心思,我们一无所知,只怕很难应对。”

沈霁父母遇难的时候,爷爷还在,这么多年,他对爷爷也有些了解,说他公平自然是美化之后的结果。

年纪大了总是容易心软,是非不分、亲疏不分的事情没少发生。按照爷爷最后那几年的作风,如果真有沈家血脉流落在外,他必然心中愧疚,分东西时也不会忘了那人一份。

这看起来是心软慈悲,实际上说是糊涂也不为过。

好不容易藏在国外这么多年,全了彼此一份平静,明明已经决定将沈氏留给沈庆,却在最后关头藏了一份股份,只要那人有点野心,心中记恨,双方都不得安生。

沈霁心里不赞同,表面上却是没露出半分,他听完沉默许久,最后点了点头,“我知道了,但股份事关重大,我还要考虑一下,三天之内给你答复。”

沈昱伦对这个结果早有预料,也不觉得遗憾。

·

星云现在规模不大,加上夏泽秋还没带来的人,只有五六十人,新组建的团队,彼此之间都需要磨合,沈霁主动提出请大家吃顿饭。

趁着齐越在场,沈霁就此机会给大家正式介绍了齐越的股东身份,只说了公司目前的股份组成,别的没提。

他年少时就进了梁氏,对下属之间的弯弯绕绕很清楚。齐越年纪轻,身上随便一样东西拿出来都不一般,再加上他长相作风,实在过于引人注目。

果然,在沈霁挑明之后,众人看齐越的眼神瞬间不一样了,20的股份彻底拉开了齐越和众人的差距,摘掉“老板弟弟”的帽子,正式将他摆到了几乎和沈霁平等的位置上。

高层则想的很多,齐越这个年纪能在沈霁手里占着20的股份,背景只会高不会低。

应酬免不了喝酒,沈霁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再说韩林也在,新官上任第一天,大家也不会太过分。

本来齐越在场,沈霁还有点担心,怕他不让喝,把场面弄得不太好看。所以韩林给他倒酒时,沈霁还分心看了眼齐越,见他没什么反应才放下心来,准备举杯时却是手心一空。

齐越抢先一步将他的酒杯拿了过去,动作轻飘飘的很自然,一口喝完,笑着说:“沈总身体抱恙,今天恐怕只能由我来陪大家喝两杯了。”

不管心里怎么想,众人还是很给大股东面子,纷纷应和。

沈霁看着齐越游刃有余的应酬,不自觉有些走神。

经过这两天的自我反省,他已经可以很自然地将齐越放在同等的角度去看待,自然明白从小在齐家享受着最高等教育的齐越不可能真的什么都不懂。

相反,他会做的比当初的自己要好多,之前那些担心,实在是有些多余了。

沈霁移开视线,握了握空荡荡的手心。

下一刻,沈霁突然回过神来,给韩林使了个眼神,韩林立马会意,不着痕迹顶了上去。

简直昏了头。

沈霁在心里谴责自己,不就是感冒了吗?怎么跟烧坏了脑子似的,居然放任齐越给自己挡酒!

他能挡住什么?

果不其然,齐越被沈霁拉着坐下没多久,眼神就飘忽起来,实实在在落在沈霁身上,目光灼热,几乎就要将他点燃。

沈霁发觉不对,找了个理由提前走了,留下韩林陪着大家。

齐越跟上次一样,乌黑的眼睛目不转睛地盯着他,嘴巴不自觉地微微嘟着,没了小时候肉嘟嘟的小脸蛋,少了半分可爱,却还是让沈霁忍不住地心软。

不过有了上次的经验,沈霁只一只手拉着他的手腕,没让他靠近,到停车场之后,直接将他塞进了车座后排。

齐越碰不着人,本就委屈着,发现沈霁要把自己一个人丢在后面就更委屈了,拉着沈霁的手不让他走,喊了声“霁哥”。

声音都哑了几分,沈霁简直怀疑他下一刻就要哭出来。

齐越拉着他手腕的动作很轻,只要他轻轻一动就能摆脱,但越是这样,沈霁就越容易心软。

齐越就像是把他吃透了一样,每一个细节都撞上沈霁心中柔软的地方。

沈霁强迫自己移开目光,不去看那双满含信任的眼睛,瞬间觉得自己又能正常思考了,随即轻轻转动手腕,将手抽了回来,确认不会夹到齐越之后,轻轻关上了车门。

在驾驶座坐下之后,沈霁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齐越整个人倒在座椅上,两条大长腿委屈巴巴地缩着,面朝椅背,只留给他一个圆圆的后脑勺,宛如一条失去梦想的咸鱼。

沈霁:“……”

他又无奈又觉得好笑,回头发动了车辆。

到家之后,沈霁拉开后车门,齐越还是刚刚那个动作,瘫在那里一动不动。沈霁拉他的胳膊,他就扭头看他一眼,嘟着嘴轻轻“哼”一声,扭了两下身体,转回脑袋不看他,显然还在生气呢。

那么大的个子这样委委屈屈缩着,一头乱糟糟的卷毛冲着他,沈霁感觉自己要被萌化了。

他蹲下来拍了拍齐越的背,“越越。”

齐越不理他。

沈霁又喊,“越越?”

“哼1

“越越,走吧,我们回家。”

不知道是哪句话触动了他,齐越猛的坐了起来,朝他伸出了手。

沈霁犹豫了一瞬,握了上去。

刚刚还是狂风暴雨,瞬间就放了晴。

齐越眼睛一亮,拉着沈霁的手顺势站了起来,手指往里蹭了蹭,很快就是一个十指相扣的姿势。

沈霁老脸一热,但好不容易把人哄好了,如果现在甩开,只怕瞬间又要打雷。

手心的温度炽热,烫的他心跳都乱了,他强行压下心头的异样,面色平静的拉着齐越回了家,像上次一样,将齐越送回房间。

可能是这次的酒比较猛,齐越似乎还处于兴奋期,盘着腿坐在床上,拉着他不肯放手,另用一只手玩他们相扣的手指。

齐越力气比他大,沈霁拉了两下,没有任何效果,齐越就像关闭了所有感官,整个世界只有那两只相握的手。

许久,沈霁突然意识到,齐越喝醉之后和小时候一模一样。

既然这样的话……

沈霁摸了摸他的头,触上的那一瞬间,他仿佛真的看到了还是小萝卜头的齐越,之后的话也跟着脱口而出,“越越,哥哥给你讲故事好不好?”

突然被摸了头,齐越抬头看着他,很享受的样子,眼睛里闪着光,大声回应道:“好啊1

沈霁给他盖上被子,又揉了揉他圆乎乎的大脑袋,“今天,我给越越讲《月亮之子》的故事。”

“每天晚上,当月亮升起的时候,月亮之子就会降临地面。他是一个普通的小子。深夜里,他会独自一个人,无忧无虑的在月光下散步。天亮前,他就会消失。没有什么目的性,他与这个世界没有什么联系。”

“……”

“也许是篝火的温暖,也许是月亮之子怀抱的温暖,不一会儿,小女孩就醒了过来……”

齐越慢慢闭上了眼睛,沈霁放轻声音,看着他,温柔的嗓音宛如月光流淌。

“小女孩离开那堆篝火,回到自己的路上,忽然被眼前的景象震住了。路的两旁,是整整齐齐的两排篝火,通红的篝火,如同两条火龙一直延伸向地平线。”

故事结束,齐越呼吸均匀,暖黄色的床头灯模糊了他凌厉的棱角,更像他幼时的可爱模样。

沈霁眼神带着他自己都不知道的温柔,他轻轻捏了捏齐越微鼓的脸颊,“噗”的一轻轻响,撑着两颊的气体从唇间溜了出来。

沈霁心尖一颤,真可爱。

他静静坐了会儿,轻声道,“晚安。”

说完,他转身离开,突然感觉手腕一紧,还是熟悉的温度。

沈霁回头,齐越躺在床上,被醉意侵染的眼神露出一丝清明,分明没有半点睡意,眼睛里装满了星星,期待地看着他,“霁哥,还有亲亲呢?”

沈霁一愣,看着齐越单纯无辜的眼神,一瞬间有些想逃。

大意了,还真有这个流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