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金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紫金文学 > 诱宦 > 第26章 迷魂销金(二六)

第26章 迷魂销金(二六)


厅中现搭了处台子,设一大大的折屏,拉出红情绿意万千。台下首座上便是品藻的七八才子,皆是苏州府内才气拔尖的风流名仕,其中少年得意,青年倜傥。再有满厅世族功勋,官爵子弟,连同一些典吏、同知、县丞、主簿等官员。

不时有一老者遣词两句,算作开场白,复上来一相帮,扬声大喊,“翠中阁,香香姑娘1

陆瞻垂眸瞧去,只见一红装娇女由折屏后踅出,落到台中一张太师椅上,由姨娘手中接过琵琶,酥指一动,满堂噤声。首席品藻之人提笔落指,摇首提诗。

音落,即起掌声如潮,那女子各方福身,眼波流转,四处留情。陆瞻正瞧着,眼前却陡然扇一起只行云柔软的手,“陆大人,她就这样好看吗?”

千娇百媚,不过千红万骷,陆瞻甚少到这风月之地,不过是瞧个稀奇。却刻意靠向椅背,将婀娜下台的少女睨一眼,似有挑衅地眱住芷秋,“很美,凭哪个男人瞧了都会动心。”

芷秋明知他说笑,却很是不服气地流转眼眸,颇为不屑,“还是京城来的达官显贵呢,瞧你这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小小对峙中,有什么暧昧迷离地游弋在案,在他们之间,恍若一片霞影纱,柔软神秘地半荡着。

陆瞻有一霎的冲动,想撩开这层纱,直视她真真假假的眼,从里头打捞些许的真实,哪怕只有一丝一缕,也够他在生死无定的未来安慰自己。

未知过了多少风月佳人,在各色丝竹笙乐、金樽檀板中,陆瞻挑起眉峰,“什么时候轮到你献艺?”

“还得有一会子呢,”芷秋旖旎地歪着半身,趴在抚槛上扬着眼瞧他,莺慵蝶懒的姿态,“我是去年的魁首,是要做大轴子1的。”

她的一搦腰,一个眼,每个抬眉间都绽放着极致的风情。令陆瞻屡屡被那些熟悉的、折磨他的欲念反复凌迟。他比从前每一刻都清醒的意识到,隔着他的,不是那些将出未出口的思绪,而是他永远也撞不进她的“生命”里。

此刻,亦比从前对着其他女人那些时刻,更令他感到绝望。绝望到他这样一个从不信奉鬼神轮回的人开始由心底涌出一个妄念:下辈子。

关于下辈子的想象,被相帮一声“月到风来阁,雏鸾1给拦腰截断。他瞧见芷秋蓦然点亮的眼,随之往厅下望去,却迟迟不见有人由屏风后头绕出来。

那相帮加大嗓音,复起一声,“月到风来阁,雏鸾1

适才听见碎锦脞缎里牵裙奔来一俏丽少女,手上还捏着一个仕女彩绘糖人儿,像是杨贵妃,雀鸟一般且行且应,“来了来了1

她的身后跟着韩舸,陆瞻在衙门集议上见过,是常熟县的一位主簿,和煦有礼,从不阿谀奉承,亦不结党拉派,颇有气节。此刻却星明月朗地笑着,亮着一双眼接过台上雏鸾递来的糖人儿,握紧了那根竹签,扎了陆瞻的眼。

他正回了头,冲眉开目笑的芷秋发问:“这个雏鸾是你妹妹?你妈妈的亲生女儿?”

“是啊,”芷秋急急回望他一眼,匆匆落回台上,且看雏鸾坐在架好的宝筝前,“这丫头虽然蠢笨,却没什么心眼,傻乎乎的。小时候妈妈刚我把我买回去,我动也动不得,她便日日守在我床前,小小个丫头,喂我吃饭喝水,半步不离的。”

琴开弦动,犹如潺潺流水,悄然润夜。芷秋一眼不错地盯着她,陆瞻牵起一笑,“那个韩舸是她的客人?”

“是,苏州清流名仕之家,世代读书,祖父和父亲都在异地为官,听说他母亲后家在扬州,也是名门之家,多好?可惜我们雏鸾有病缠身,又是个乐户女子,否则给他做妾多好。”

芷秋的眼眸远远垂到台边,笑中带着一丝苦涩地看着——韩舸没有落座,正立在一边看着雏鸾,偶然他们眼神交错,他便欣然一笑,是一种无言的鼓励。

歌喉清丽阗满画堂,绕梁缠绵之意,吟唱之人却不懂。但韩舸懂,他站在台下一角,隔着不近不远,注目满是爱恋。

楼阁之上,陆瞻亦睨着那夜莺一样的少女,“单看这样子,不像有病的。怎么不请大夫瞧瞧?”

“怎么没请?”芷秋无奈嗟叹,淡似流云,“为了给她瞧病,妈妈前几年不知花了多少钱,可请了多少大夫,最远把那湖广之域的大夫也请了来瞧,都说不中用。说这是胎里带的病,治不好,要是好麽,也就这样子了,要是倒霉起来,年纪大了,是要痴傻的。”

灯檠千盏,流光萤火一样细细澶湲,有些照明了陆瞻心内溃烂的血肉。

他倏而觉得,在这千娇百媚的艳国花海里,他与她们的命运,是有些一样的——摇曳在风里的光荣从不体面,而埋在泥里的胫骨,也烂得彻底。可他与她们,都在尽力活着,尽管从不期待明天,也不想死在此刻的黑暗里。

“姐姐、姐姐1

走神的功夫,楼槛哒哒地轻快响起,眨眼就见雏鸾一手捉裙,一手握着糖人儿飞旋而来,晃得珠翠淅淅沥沥的响,犹如一片花开,一场雨落。

她挤坐在芷秋身边,扑在她怀里,拿眼瞄着陆瞻,“姐姐,这位公子是谁?”

“哎呀呀,把你的糖人举高些,粘我衣裳上了,”芷秋宠溺地笑着,抬起眼望向紧随而来的韩舸,“韩相公,快给她接过去,我新做的衣裳,今天才上的身1

旋即韩舸含笑抽了她手上的糖人,扭身朝陆瞻行礼,“卑职拜见督公。”

不时有相帮另搬来两根折背椅,雏鸾并不去坐,只粘着芷秋。倒是陆瞻朝空椅上一指,剔上一眼,“韩主簿请坐,听说过两日就要回常熟?”

“是,”韩舸领命坐下,举着个半融的糖人儿,文雅里透着鼓傻兮兮的劲头,“织造局今年的蚕丝再过几月就该收了,卑职回常熟后,会将集议定下的数目回禀县令大人,各处访查桑农,必定按时如数缴纳缠丝。”

二人相谈而谈之际,雏鸾再度附耳芷秋,“姐姐,这位公子怎么瞧见那样面熟啊?”

“你想是又忘了,”芷秋拂一拂她的腮,暗瞥陆瞻一眼,“上回在留园的局上,你见过的呀。”

雏鸾亦瞥他一眼,眸子亮一亮,可爱非常,“不是这个面熟,我是说,他瞧着亲切得很,像我姐夫。”

“乱说,”芷秋嗔她一眼,拈一张帕子替她揩一揩唇角亮锃锃的糖渍,“仔细让人听见了打你。”

————————

1大轴子:旧时戏曲演出,最后一出为“大轴子”,倒数第二为“压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