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金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紫金文学 > 诱宦 > 第25章 迷魂销金(二五)

第25章 迷魂销金(二五)


彼时各家艳女倾巢而出,带着侍女姨娘、与相好的王孙公子相肩而行。

陆瞻望着那些相携相伴的男女,瞧见快乐由他们的眼角眉梢溢出,顿感讽刺。在这条没有夫妻尊卑的街巷,倌人骗客人,客人哄倌人,你来我往间,竟然生出几缕真情来。

迎着脉脉余晖,陆瞻的眼瞥过温婉含笑的芷秋,干涩而温柔的嗓音轻轻响起,“你不是说我闷?怎么今儿你反倒不说话了?”

未知谁家的院墙飞花,落在芷秋的云鬓,一汪绿水,半点红粉,误了风尘。陆瞻不自觉地抬起手,替她捉下花瓣,清风徐来,散于指尖。

芷秋的心亦随那片红花,散在天涯,开出了繁花似锦。她如水地笑着,说着暧昧的暗语,“既然你来了,我就不用说了麽。”

她知道陆瞻听懂了。他也的确听懂了,可仍对她热烈的示好带着本能的怀疑,不欲在此多做纠缠,只扭身望一望,见翠娘怀抱一支玉箫管,“你今儿演箫?前几回见你总是带着琵琶,却不弹,还只当你是装样子。”

言讫埋首自笑,带着潺潺的余韵,与夕阳相合。在这么一刻,他竟然会说起笑话来,不再似平日阴沉沉的笑,仿佛在他死去的身体里,有旧时的灵魂在慢慢复活。

尽管大概只缓过来微弱的一口气,也足以令芷秋骤起鼻酸,险些下泪。她默默将气息匀了又匀,稳了又稳,适才笑言,“琵琶也会,只是弹得平常,席上若有别个唱,我麽就能躲则躲了。”

“你还会唱昆腔?”

“会得多了,琵琶、昆腔、箫管、筝、琴、磬、鼓都略通一二,就是杂得很,都不大精,只箫管算是稍好一些。”

陆瞻睐她一瞬,揣测那单薄的肩头该是有多坚韧,才能担起男人们的贪嗔痴欲。一种久违的善意袭击了他的心脏,使其带着悲悯问她:“是几岁开始学艺的?你那个妹妹舞跳得极好,你怎么不学?”

“我想想……”芷秋哪里会忘,不过故作沉思,企图牵引他遥想那场短暂的相逢,“是八岁学起的。我记得八岁那年,人伢子把我卖到烟雨巷一家青楼里。那时候我麽皮得要死,又犟,就跟老鸨子硬着顶,见天被吊在天井里打。”

说起这些,她仿佛已经不记得痛了,噙着笑,“后来我趁着相帮不备,跑出去了,那时候还小麽,哪里晓得天高地厚呀?只当青楼是火海,谁知跑出去才晓得,外头也是火海。”

“小时候我又瘦又矮的,家也找不着,想自卖自身到人家大户人家混口饭吃,谁知人家都瞧不上我,怕买了我没两天就死在人家宅子里头。快饿死了,遇见个好心的公子,给了我一顿饭吃,我才有力气又跑回堂子里去。”

陆瞻缄默须臾,扭头眱住她,“既然都跑出来了,为什么又跑回去?”

“堂子里有饭吃埃”芷秋笑着,平静回眸,“人都说女子的贞洁比命还重要,我小时候也这样想,可真到那个地步,又觉着还是命重要,要活着嘛,活着才有盼头,就跑回去了。那个妈妈将我好一顿打,打断了一根肋骨,就学不了舞了。”

风迢递而来,一浪一浪,入温柔的湖波,“后来是我妈妈瞧不过,正巧那时候她刚到烟雨巷开了行院,先买了阿阮儿,还想买几个丫头,就买下了我,后头又买了云禾,陆续再买来几个,请师傅教我们学艺。我的箫是妈妈手把手教的,她原先做家伎时,最善箫管。”

款步行进中,衣摆磨着衣摆,袖擦着袖,这一条敞巷,恍惚就要直通到永恒。

陆瞻的心神如同即要坠下去的太阳,脉脉徐徐,难得平静,“这么说来,你这妈妈也不像是过于黑心的,难怪上回你那妹妹要为这个同沈从之相争。”

“我这妈妈麽,不算好人,也不算坏。谁家买人不是挑身强体健的?行院里更是要挑相貌好、身段好的。可我那时候麽被打得剩了半条命呀,面黄肌瘦的,妈妈非同那老鸨子说价买下我,还不就是心软?小时候,我们这几个,除了皮得掀屋子了妈妈才吓唬着打几鞭子,连动真骂我们也是少有的。又请好几个师傅教导我们识字读书,真正是连家底都掏空了。”

言止一刹,她挑高眼角窥他,“你呢?除了诗书文章,还会什么旁学杂技?”

少顷,他斜下眼来,半沉半笑,“杀人算不算?”

芷秋乍惊,咋舌称奇,“你还杀人呀?瞧你斯斯文文的,可不太像会杀人的样子。”

“样子都是骗人的,人坏是坏在心上。有的人看着很好,保不齐就背后捅你一刀。”

“我晓得了,”芷秋障扇浅笑,露出两只流波溢彩的桃花眼,“就跟我们似的,脸上或笑或哭,口里或嗔或怨,实则都是花招子,就为了叫人心甘情愿地从荷包里掏钱呢。”

陆瞻戏谑地笑起来,“卖笑卖笑,还哭什么?未必还有人花钱买你们的眼泪?”

日薄崦嵫,东风吹得千树老,桃花乱雨,红尘摇尽千影碎。这条路也总归是有尽头,百媚少女们递嬗涌入的一座繁华绣楼,便是尽头。

楼宇三层,匾额上提着“集贤楼”三字,门内便是一间大大厅堂,人影丛脞,云履正忙。诸芳万艳阗满这里,仿佛瑶池仙台,玉宇神宫。

陆瞻此刻的梦魂似乎挂于芷秋的眼角,她在笑,卷睫被夕阳倒映成月牙挂在眼睑,“还真叫你说准了,笑瞧够了,男人就愿意花钱买眼泪。好像哪个女人对了他动了心是以眼泪来证明的,殊不知我们烟雨巷的女人要哭起来,顷刻便能淹了整个苏州府,可这些是假的。真的眼泪,早八百年就流尽了,下剩的,不过是诓人银子的手段。”

陆瞻哑笑着,似乎无奈嗟叹,“那这些男人也够蠢的,几滴泪就将他们骗了过去。”

“还有更蠢的呢。”芷秋魅惑一笑,垫着脚尖障扇附耳过去,未知说些什么,却看陆瞻更生无奈,笑意复添。

片刻后,她放下脚跟,“一时痴、一时傻、一时真、一时假,横竖就混过去了。走,咱们进去吧,我给你找个清幽又好的位置。”

画角黄昏,紫红香海里,醉魂随着姑娘们的裙角起伏,又在她们的莺声里跌宕。这是男人们的迷魂乡,千古的风情巷,关于江南瑰梦,自来便有诗云:

落魄江湖载酒行,楚腰纤细掌中轻。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1。

正说着,只见繁复人影里错出来个清丽女子,陆瞻认得,便是曾坐陪过他的惠君。惠君亦一眼认出陆瞻,行过来别有深意地将二人来回一指,“你们俩……嗯?”

“什么‘你们我们’的,”芷秋与其相熟,将她指头握住,嗔眼过去,“陆大人来凑凑热闹,这是你的地界,你可给找个好位置,别太吵人了。”

“小事一桩嘛,跟我来。”她将裙一旋,比那夜的娴静文雅更添俏皮,陆瞻方才懂得,这些女子,真是千面观音,雾里之花,难有真假。

二人随其倩影,踅上二楼,只见绕着一圈长廊,各色绣阁闺房就在其后。独有东面有一副案椅,惠君将二人领过去,“喏,就坐这里吧。陆大人,这里麽除了姑娘们,今日再没人上来的,坐在这里,下头的动静瞧得一清二楚。”

现摆着一张髹红方案,对着两把折背椅。二人对坐,芷秋扬起脸发问,“惠君,我姊妹她们呢?”

“朝暮霜露两个在后头园子里玩耍,雏鸾那疯丫头说饿了,韩相公领着她去春常在用饭去了。云禾麽,赶上方举人来了,便借了我的屋子,两个人躲在里头,不知道做些什么。”

她窥陆瞻一眼,猫着声与芷秋耳语逗趣,“你快去拦拦吧,省得一会子嘶了嗓子软了腿,还怎么唱曲跳舞争魁啊?”

偏生陆瞻耳朵好,一字不落地全灌入他耳中,偏了首避开二人私语,一个耳朵却些微透了红。

稍时便听芷秋低语,“陆大人,你稍坐一坐,我去寻云禾。”

他这才发现,这一日,她未称“您”,一直称“你”,不知不觉地,就缩短了那些隔开他们之间横陈的富贵荣华、权势贵贱的距离。

他笑了,目送她绕廊而去,朝惠君摆出一截嫩松黄的氅袖,“惠君姑娘,请坐。”

惠君含笑坐下,执一把宝蓝绢丝纨扇大胆地将他细窥,“陆大人,真是士别一日当刮目相看呀。啧啧啧,还是芷秋有本事,竟然将您这块冰给捂得个半热了。”

“呵,”陆瞻轻笑,原想硬着嗓子否认,不想倏然意识见自个儿这个笑,未含讥讽,未酌心绪,是自然而然的一个笑。他有些颓唐地褪去眼中一抹亮色,带着淡淡愁绪,“千人千面而已,惠君姑娘不也是如此?”

彼此相笑间,斜阳收尽,相帮们次第点起千盏宫灯,逐渐点亮了醉生梦死的风月常瑶台仙池多少梦,尽抛在,芙蓉春帐,画楼绣堂东。

————————

1唐杜牧《遣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