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金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紫金文学 > 诱宦 > 第21章 迷魂销金(二一)

第21章 迷魂销金(二一)


难得次日行院女子们与阳光齐早。因是盒子会,为争花榜,各院老鸨皆要领着自家女儿们早起求神祝祷,只为夺个榜上有名,但凡名列前茅者,身价皆会水涨船高,故此不得不郑重。

正值卯时五刻,太阳由西山脱岫而出,月到风来阁的几位姨娘来往着备果品、设香案。姑娘们正在各房梳妆,独袁四娘闲来无事,便宝髻翠玉,云缎锦衫,拾缀得妥妥帖帖地欹依在大门,殷勤自与行人语。

过往皆是烟雨巷内各院的姨娘老鸨,或是缎匹料子铺、头面首饰铺,脂粉头油铺、扇面伞面铺、另有酒楼诸如此类的掌柜伙计。

巧行来那集贤楼的老鸨子曹二姐,四十上下的年纪,约莫大过四娘四五,玲珰环佩,热热闹闹地凑了一身。骤见袁四娘,便错步挨近,“我说妹妹,大清早的站在这里迎客不成?你这把年纪了,就不要想这种好事了埃”

“呸1袁四娘含笑将她一啐,拈着帕子在脸侧扇一扇,“个老不正经的东西,你倒是天天惦记着这事,才时时说得出口1

那曹二姐咕咕唧唧地笑一阵,放端正起来,“好了麽,不要说笑哩,我就是想着提醒你,可拜了白眉神1没有?”

“正等着我姑娘们装扮好了拜,香案果品都齐备了。这种神佛的事,我还能不庄重些?”

“心头有大事这才叫好,得了,我回去了,也要领着女儿们拜过,我那几个丫头不争气,我还得比你多敬几炷香才好1

“你那个惠君,还不是样样好,指不定今日就将我们芷秋丫头的魁首夺了去,你同我装什么样子。”

曹二姐一笑,挥着帕子辞去,肥臀粗腰刚过门前垂杨柳,倏闻四娘喊一声,“嗳、二姐,站着1

原是袁四娘忽想起一事,忙拔腿临近,“我听见说,前几日你们那里新进几户客人,出手大方得很,三两姑娘的局子,硬是给了五两?是哪里来的客,竟然这样阔绰?”

二姐留着个心眼儿,生怕被抢了客去,忙打马虎眼,“是哪个草他老娘的造的谣?!连你们这里的陈大人祝老爷这样的大官都没有这样大方的,可是没有的事1

“你又同我装蒜。”四娘乜她一眼,抱起双臂,“我袁四娘麽在这里做多少年的生意,从没有抢过谁的客,我又不抢你的,你怕个什么?你只管说来,好叫我心头有个底,下回我这里遇到了麽,也好‘开方子’呀。”

忌她手上千姿百媚,要真抢起客来,哪里是她对手?二姐只好招来,“好好好,我只同你一个人说,你多的麽不要去讲。”

二姐挨近,抑低了声,“是京里派来的,织造局的一群阉户,姑娘们不懂,可我们还有不懂的呀?我稍一探底就探出来了,都是些年轻后生,人麽长得倒是一表人才,也是切切实实的大方。你想,他们留着银子做什么呢?又没个儿子,点个茶会,一结局账,三两的丫头五两,下脚钱也给得多,把姨娘丫鬟不知乐成什么样子了。不过就是和尚头上盘鞭子——空饶了一圈,你说可乐不可乐?”

真真羡煞四娘,吊眉转眼地乜她,“你麽就是运气好,什么好事情都叫你撞上了。得了,我心头有数了,你回吧,我进去了。”

辞后,袁四娘踅入门来,绕至左首廊下,转入一间正厅。此厅专用作供奉神明,年节内下祭祀、吃饭所用。只见正案一尊白眉赤眼跨马持刀的神像,形容庄严肃穆,能震鬼神,便是行院所供的白眉神。

未几,众人齐聚厅上,由四娘领首,伏跪香案宝鼎,插以银釭,请来教坊真君,柳巷土地,脂粉仙娘,云云诸神,白眉为尊。

四娘丰唇微翕,念念有词,“信妇袁四娘,因生计所迫,养女为倡,今拜献诸位神君,宽恕四娘罪责,另祈如意吉祥——愿我二女芷秋花榜再夺魁,招尽财郎;愿我三女云禾探花至榜眼,广纳银君;愿我四女雏鸾得摘探花郎,集有钱孤老;愿我五女露霜夜夜结鸳鸯;原我六女朝暮汇拢天下富商;再愿我大女阿阮儿,夫妻和睦,白头到老。”

才住了口,只听云禾跪在后头窃笑一声,“妈,婉情呢?你不管婉情啦?”

“对对对、瞧我这记性1因四娘应承过婉情赎身之事,未入倡门,面上便不叫她来拜扣白眉神。可四娘却悔得直锤腿,复又合拢了手,“愿我这婉情点大蜡烛后,坐客连桩。”

这厢拜完,捉裙起来,朝众女挥舞绣绢,“你们再祝祷,端正些,别嘻嘻哈哈的。”

众女合掌闭眼,芷秋遥想一圈,早没了什么念想,空空如也的脑子里只冒出陆瞻无望的笑,便只求他平安康健,遗忘那些痛之又痛的烦恼。

云禾自不必说,只愿方文濡平平安安,金榜题名。唯有雏鸾,傻乎乎地想了又想,才心内默念许她诸多姊妹,永生相伴,祝祷完,心中又钻出韩舸之名,也愿他仕途通达,前程似锦。

剩余诸人,各有妄念,说出来,只怕天也要笑,暂且不表。

拜过神佛,用罢早饭,无事可忙。诸芳款步而至四娘房内,与其瀹茗说笑,以作打发光阴,却唯独婉情各在房中未曾下来。

云禾落到四娘身侧,依在四娘肩头,俨然“母女”情深,“妈,婉情是怎么个意思?时常听见她哭,又不爱出房门,上回送去的信,还没回音?”

“有回音才叫有鬼叫了,”四娘满目不屑,拈着帕子弹一弹裙面,“不叫她等一等,我看她不会死心,只叫她再等几日吧。就跟你似的,不叫你同那个方文濡厮混,也不听不进去耳朵里,罢了,不吃点亏,哪晓得踏踏实实?”

云禾甩开一条膀子,撅起巧嘴,“妈又说我,我麽也早说了呀,他同别的男人不一样,他心里有我。妈忘了?上年那个丘员外吃醉了酒骂我,他冲进轩厅里将人打了一顿,还在衙门里挨了二十板子呢。”

众女抿唇暗笑,四娘斜眼瞥她,“忘不了!哼,要不是有这一遭,我才不许他踏进我院门半步!说起来我还真忘了,那个挨千刀的丘员外,打了我的女儿,说麽是说要赔银子给我,去他奶奶的,大半年过去了,也没见他派人送来1

对榻坐着芷秋,肩头上挂着还未睡醒迷迷瞪瞪的雏鸾,稳稳托着她,搁下青釉葵口茶盅,稍显郑重,“妈,我看还是叫相帮姨娘们盯着些婉情才好,要是想不开寻了短见可不好。”

“妈晓得,妈心头有数。”四娘说罢,眼一瞥,见雏鸾依在芷秋身上,要睡不睡地磕着下巴,便扬手将帕子朝她眼前一挥,挥醒雏鸾,“咦,你们瞧她,多少觉不够睡?昨夜又没有局子,快给我精神些,一会子还要到集贤楼去评花榜,这副样子,怪道昨天没个人来给你捧场1

只见雏鸾初醒过神,两个眼圆圆呆愣得可爱,直叫芷秋心内发软,横臂搂抱过她轻怕着,“妈不说她嘛,平日里都是日上三竿才起,今天这样早,她不习惯嘛,喝点子茶就醒了。”

四娘并非真心怪责亲女,只是思及她脑中有病,往后自己归了西,谁照拂她?如此便气恼心灰,对芷秋沉沉嗟叹,“我的好女儿,阿阮儿去后,就只你懂事,往后要是妈有个什么,你这些妹子麽,就还要靠你上心照管着。”

“妈说这个做什么?”芷秋细蛰蛰嗔来一眼,“您老人家要长命百岁的,露霜、朝暮、连着婉情三个,还等着妈好好教导呢。”

诸芳附和之际,倏听外头相帮长唱一声,“客到!东柳巷韩相公1

那雏鸾打一个颤,清醒过来,自视周身,幸而妆发齐备,飞燕精神,又听相帮进来报轩厅,就要拔步而去,且听四娘喊住,“急什么?慢些去。”又问那缁衣棉布的相帮,“他一个人来的还是同朋友相邀而来?”

“只瞧见韩相公一个人。”

“那且让他等着,”四娘翻转眼皮,招回雏鸾,“让他等会子,你这样赶趟做什么?”

雏鸾不服,撅着丹唇旋裙回来,喃喃相抗,“您平日里净说,不要让客人干坐着,要巴结着点麽。”

“也不是你这么个巴结法。”四娘怒其不争,那绢子一挥一扬地急起来,“你晓不晓得个‘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2’?他又不是同朋友一道来,忙着要你去应酬。既是一个人,就该让他等一等1

————————

1白眉神:明代伎院供奉神像,其像白眉赤眼,骑马持刀,与关公像稍似。

2唐白居易《琵琶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