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金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紫金文学 > 诱宦 > 第15章 迷魂销金(十五)

第15章 迷魂销金(十五)


朱钿稍缺,金翠尤藏,午时尽末,客还未上,姑娘们还未及梳妆,个个儿皆是银盘素染,松髻挽就。

如此绣阁之景倏叫韩舸踟蹰,匆忙阖扇行礼,“是我唐突了,姐姐们想必才起,我就这么木讷讷棒槌似的闯进来,实属无礼,姐姐们坐,我出去等。”

自这韩舸做了雏鸾起,凡在这里,几人倒是常碰面,算得相熟,也无甚拘礼的。

芷秋拈着帕子朝那太师椅上指一指,周到地笑,“韩相公不必拘礼,快坐吧。不是说你叫人传了局票来,怎么不在府上,又到我们这里来了?”

他朝雏鸾瞄一眼,正欲启口,反听云禾噗嗤一笑,娇妩逗他,“你坐呀,韩相公麽也是,讲什么礼数?‘姐姐姐姐’的叫,我们可都比你年纪小呢,倒把我喊老了……怎么不坐?还跟头一回上我们这里来时那样呆愣愣的?还怕我把你吃了啊?”

话中此节追溯起来,倒也十分有趣,说是那年韩舸尚未晓人事,房中无人,家中母亲便让其寻到月到风来阁里。

进轩点茶会时,袁四娘领着老道的丫鬟姨娘琳琅而过,无非探虚实、摸家底。晓其官爵之家,家境殷实后,便欲请芷秋来将其拿住,可不赶巧,芷秋那日出了局子,袁四娘心眼一动,便唤来云禾。

谁知韩舸清流之家,不喜云禾这莺舌如簧的脾性,没坐多一会,便丢下银子与朋友相请而去。还未踅出门,便见一伶俐俏皮的姑娘撞到他身上来,正是雏鸾,可巧,便生出这一段多情故事……

几句话挑起前非,欻然叫韩舸不好意思起来,踞蹐坐下,才想起回芷秋话,“噢,原是布政使司才来一位参政大人与提督太监,招各县主簿县丞到城集议,我也就被派回来了。各县同窗们好容易聚首一次,便在我家开了席,他们还未到,我想着横竖也近,我也闲着,就溜达着先来接雏鸾。”

“韩相公真是有心。”云禾听了直笑,朝雏鸾挤眼睛,“你瞧瞧,人家叫你局子,还要亲自来接你,你快去梳妆打扮去,装扮精致些,也好给人韩相公长长脸呀。”

雏鸾自以被她调笑,生起气来,只朝韩舸甩脸色,“我自己晓得去的呀,姨娘丫鬟陪着,还坐马车,丢不了的!你做什么要来接我?”

奇便奇在这“鬼迷了张天师”,偏那韩舸不像个花钱的主,有气也只管受着,还陪着笑,“不是怕你丢,是我闲着没事,瞎逛到这里来的。你快去梳妆吧,我从常熟县给你带了好玩的来,到家了给你。”

“真的?”雏鸾孩子似地蹦起来,竟不似个窈窕淑女的模样,急呼呼便招呼小凤,“小凤,快,我们回房去梳妆。”

待两条丽影迤然而去后,芷秋的笑眼蓦然挂上一缕愁色,巧言嗟叹,“韩相公,谢谢你呢,这两年来,总记着我们雏鸾,还肯时时照顾她的生意。你年纪也不小了,这次回来,家中可给你议亲了?”

那韩舸自做雏鸾以来,当她二人姊妹一般,无有不言的,“议是议了,就是还没定下,写信去了杭州与嘉兴,只等今年年节祖父父亲回来再定。”

云禾摇着扇,似有别意地笑,“你们世代诗书世家,想必娶夫人也是要去那知书识礼的女子,这倒也蛮好……”

相继一场缄默,韩舸只是哑笑,并未接话。

见状,芷秋轻笑起着宽慰,“韩相公,你别多心,我们也晓得你的难处,没什么别的意思。不过是缘来一场,便聚在一处,缘散麽,也不强求。雏鸾虽是呆傻一些,但有我们姐妹在这里一日,便有她乐呵呵的一天,倘若以后我们妈妈去了,我走到哪里,就把她带到哪里,倒不是非要你替她虑些什么,始说到底,一锤子买卖的事儿,不会牵三挂四的,你且安心。”

二人原是想替雏鸾寻条出路,到底不知这韩舸心意如何,便只好作罢,任其告辞携雏鸾而去。

鹃声四起,日渐西仄,车辙如命运,轮回不停。韩舸原是套车而来,便邀雏鸾同乘,她的车便让予几个丫鬟姨娘。

车帘外是长长一条河道,雏鸾掀帘望去,一色柳烟三十里。驶过这里,踅入人潮熙攘一条街市,再转驰道,入了东柳巷。

清净深巷内,飞檐交错,院墙比邻,满住非富即贵之人。韩舸一张雅隽面庞含笑睇住她转回来的脸,合扇一搭一搭地慢拍掌心,“还记得吗?去年中秋前日,我在家里摆席,你来过的。我还没去常熟县时,你常来的,记得吗?”

他微挑着眉,仿佛期待雏鸾的回应。谁知她只是瘪着小脸,将头缓缓一摇,“我不记得了。”

这雏鸾原来胎中带病,自幼便记性不好,因此袁四娘先前所在夫家的主母奶奶捉了这把柄,污其偷奸生此残种,那夫家老爷为了自个儿名声,任其母女二人被驱逐出家门。

袁四娘原就是家伎女子,因此便沦落风尘。不料雏鸾长到如今,心智却同十二三岁无异,请了大夫来瞧,只说娘胎所带,无治之法。

韩舸怜其残躯,又爱其天真,故而总来照顾生意。眼下见其可爱一张粉面皱作一团,更觉可爱、可叹,“不记得就算了,我由常熟给你带了好东西,到家了拿给你,你一定喜欢。”

骤然,雏鸾弯着眼笑倒在他肩头,“好呀,可我今日嗓子不好,唱不了曲。”

细细辨来,那娇嫩嫩的嗓音果然带着些沙哑,韩舸蓦然思及昨夜床帏之中浮汗霪霪的旖旎画面,哪还舍得叫她唱,便搂着一副香肩揉一揉,“不妨事,不用唱,我哄你两个姐姐的,今日家中原没有客,我叫你的局,是想叫你在我家里补个觉,省得你屋子隔壁那女人又哭得你睡不着。嗳,那女子是誰?”

“婉情麽?”雏鸾探起两个眼,盯着他下颌逐渐硬朗的弧线,伸出几个指端去抚上头一层极淡的青,只觉扎手,“是我妈新买回来的,好像原来是哪里的官家小姐。我妈答应她暂不点大蜡烛,等她未婚夫家来赎她回去成亲。韩相公,你读书多,你说说,她那夫家会来吗?”

韩舸捉住她的手,将她兜倒在怀内,下睨着她纯粹的眼,“难说,不关你的事,你不要理她。”

他俯低半身去亲她的唇,髻上两条锦带垂在她面上,瘙得她咕咕唧唧地笑起来。

他亦笑,用自个儿的鼻尖蹭她玲珑的鼻头,“笑什么?说了多少遭了,不要叫我韩相公,叫我名字。”

哪知雏鸾鼓起圆圆的眼,直言不讳,“你叫什么名字来着,我好像忘了。”

悠缓细碎的颠簸中,韩舸将她稳稳托在腿上,似悲似叹地笑,“你这记性,我单名一个舸字,可给我记住了,死死记着1言着,他一个指端轻轻拨一下她的鼻尖,“怎么你姐姐们的名字你倒从不忘的?”

雏鸾端坐起来,眉梢盛着整个人间的愉悦,“那自然了,她们是我的姐姐呀,我日日都同她们在一起的,连这个都要忘,我还活不活了?”

渐渐,一丝酸楚填满韩舸的心,正欲说些什么,马车倏然停驻,他只得将卡在喉见吐不出的什么咽回腹内,抢下跳下去搀她下车。

春阳无边,罩着一处角门,掩着园林风姿,清流名门。雏鸾随之绕转,本分地垂着下巴颏,直到穿过一垂花门内,望见几间抱厦,方抬起脸来随他踅入。

高堂阔宇内三五案椅,另有宝榻锦绣,设书案、乃至一墙的多宝阁,上头陈列各色玉瓷银器,一鎏金宝鸭,袅袅淡香。室中原有三两丫鬟,随他二人进来,便悄然退出。

韩舸引她绕转一台屏后头,入了卧房,回眸见她谨慎郑重的脸,便豁然一笑,“别怕,这是我的卧房,你原先也在这里睡过几回。”

他展臂将她拉至床沿坐下,再拔去她髻侧两支珍珠攒玉兰的花钿搁于枕畔,“你先睡,睡醒了在我这里吃过晚饭,我再送你回去。”

旋即,雏鸾毫不忸怩地解了衣带,褪去银红外衫,单罩着珍珠粉软缎肚兜,爬到床上去端坐着,直勾勾地望着他,似乎在等待什么。

绮窗外投进来细细密密的光,落了满室金齑。在她无声无怨的等待中,韩舸拔座起身,踅至一高柜前,拿来一个包袱皮摊开在锦被之上,“我还有公文要看,叫它陪你睡,我就在外头书案上,睡醒了你叫我。小凤同姨娘们在门房上吃点心用茶等你,没事的,你放心睡吧。”

雏鸾静静窥着他,总觉这一霎,他与昨日不同,与那些往来的客人们都有不同,温柔得叫她陌生,却又有种熟悉的安全感。

她蹙额一瞬,没有去看包袱皮里的玩意儿,“你不跟我亲热吗?”

实则他很想,可他不忍瞧她困倦的眉眼,因此只在她腮边轻轻一吻,“你自己乖乖睡,醒了叫我,我家厨房里做的点心最好吃,一会儿醒了叫他们送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