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金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紫金文学 > 诱宦 > 第2章 迷魂销金(二)

第2章 迷魂销金(二)


宝鸦盘桓着袅袅香烟,熏开了这一个晴丝昏沉的正午。

厅中立着这样一位绝色的风月娇娥,身段如描似削,银盘妆额杏艳。眼中薄若月、淡胜秋,却有勾魂摄魄之力,使得袁四娘心中洋溢着得意与骄傲。

翠空无云装点,干涩得如同芷秋那样儿一个艳冶无方却无魂无魄的笑颜,“女儿可不敢居功,还是亏得妈妈教养得好。”

四娘嗔笑,轻轻搁下她的手,眼两个势利眼滴溜溜在她身上转个不停,“不过是走了阿阮儿,这堂子里未免凋零些,叫人看着不像,这才想着新买一个进来。偏巧了,前几日人伢子来说,昆山县那一个姓江的县丞败了势,早几个月叫提到京去了,判了秋决……”

“一家子女眷充公的充公,发卖的发卖,那伢子麽就特来和我说,说是江家有个庶女,十七岁,琴棋书画样样都好,这可是天大的好事不是?我都不用费银子教,买过来,现教导几日,就能点大蜡烛1迎客的。”

眼瞧着桃良翠娘芳姑三人业已收拾停妥,一人臂挂翠绿包袱皮,里头所搁一身衣裳,以便席上撒酒换来;一人怀抱琵琶,用一浮光锦包裹,乃为席上献艺;一人手捧髹红黄花梨小匣子,匣壁绘纹精美,所为盛放一些日常所用胭脂口脂等妆物。

这是该往相帮所传那“留园”去了,袁四娘未肯耽误,只将她手拍一拍,“去吧,说了这会子的话,省得迟了那祝老爷又罚你酒。他这大半月不往咱们这里来了,你一会儿可提醒着他,若他不得空,好歹也要派个人来把上月的局账销了。”

好风佳情,芷秋错身而去,笑掩朱唇,不似在风尘,“妈只管把心搁到肚子里去,人家是知府大人,赖咱们的账,这脸面前程还要不要了?”

“我晓得,不过总要结了好周转的嘛。我借他一百个胆他也不敢赖,欠倌人的钱,就算他不怕笑话,难道也不怕管仲爷爷断他的前程?”

尖刻的笑声被芷秋玲珑曼步拚弃身后。转楼槛,曳宝裙,行小园,过月洞,又至大院,未几便出了堂子,离了这疮痍之乡。

外头自是熙攘街市,一片锦绣繁华地。相帮搀扶着四女一齐登舆,纵身一跃跳上车,一扬鞭,即赴红尘千万里。

留园座落于苏州闹市街,却独在一闹中取静之巷,名曰“碧云巷”,曲曲折折丈宽一条巷却不简单,尽是达官显贵之别院。

此厢扣门,便有一男仆拉开门扉,两眼迸出赖狗见肉似的精光,“哟,芷秋姑娘这会子才来?我领姑娘过去吧,老爷已经等了好一会儿了。”

四女并不搭讪,只默言随他绕转,只见九曲回廊,香馥馥花开满园,另有奇石环抱,翠碧芳草铺延了一路。直到一处水渠,循岸而上,隐约听见丝竹管弦,靡靡之音,其中艳女绝唱,歌声里拉拉扯扯好不缠绵悱恻。

远远又见一座宽敞亭台立于水渠之中,暗红的檀柱漆靑的瓦下,圆案上围坐各色男女。有相搂相戏的、相嗔相怨的、相笑相饮的,画卷好不霪糜,几如一块红得发溃的伤口,疼得发痒。外一圈儿,围着各家姨娘侍女,与桃良几人如出一辙。

十色杂花掩其道,高高的一个太阳照着芷秋婉转前行的妙姿,越靠近,那笑容绽得越大,仿佛是一朵芍药在徐徐盛放。

甫入亭台,圆案铺得琳琅的珍馐玉鲙,男女相间围坐,独有两个空位,边上坐守两位珠翠鬟珰的少女,想必还有客未到。

芷秋目无瑕尘,自绕转一方,落到一罩蜀锦直裰的中年男人边上。该男留着一寸长的斜髯,四十来岁的年纪,面目尔尔,便是知府祝斗真。他吊眼瞧见她,两个指头顺着胡须笑起来。

她则挺直了楚腰,鼓着腮嗔了众人一眼,其情可亲、可爱,“哟,好麽,你们都不等我,就擅自开席了,真是些没良心1

对过坐一膀大腰圆的胖子,三十多岁的年纪,却不稳重,挑着一根象牙箸将面前的碗口敲一敲,叮呤咣啷,伴着众女之笑,“我们还没怪你来迟,你反倒先怪起我们来了,这是什么道理?来来来,快先罚酒一杯1

“不要嘛。”芷秋软如春风的嗓音送出去,吊着祝斗真一个胳膊将他晃一晃,“我的好大人,分明就是你们没道理,你这些同僚倒反过来欺负我,你不管管,还在这里站干岸儿,还笑呢。”

那祝斗真长达大半月为公务所累,不得闲见她,早想得一肚子,这会子被她这样儿软迭迭一晃,整副历经沧桑的骨头险些撒了架,脑门儿上笑出好几条深褶子,“好了好了,各位大人不要为难她,下人送局票过去她一准还在睡,这会子能赶来,已是用心。这样,看我的面子,罚她一个大杯就算作数了,好不好?”

祝斗真侧首坐着姓赵的一位同知大人,亦是年近四十,歪着对过来的脸却满是个不正经,竟将手连连摆起,“既然祝大人求情麽也就罢了,只是单单罚一个大杯哪里行呐?依我说,要吃你二人就吃一个皮杯21

众男哄笑而起,唯那胖子作陪的一妙龄少女将樱桃半口一撅,浑然天成的可爱,扬起细软的声线,“赵老爷赵老爷,我要说句公道话啦,我们姐姐让一让,就吃了这个皮杯,你麽也让一让好了,哪里要一个海碗呐?”

言着,她斟一小樽拔座递给芷秋,“喏,你让我们姐姐喝这一小杯好了,不然皮杯也吃了,酒又吃那样多,岂不是我们姐姐吃亏了?”

众人闻言,皆不做声,祝斗真更是僵住一脸笑,架起条潦潦草草的眉睇芷秋一眼,“噢?同我这个糟老头子吃个皮杯,你是吃亏了?”

那胖子直掣妙龄少女之手,少女方知失言,正欲启唇辩解,倒是芷秋接过她手上的玉樽,怨攒千度地与祝斗真对望,“我雏鸾妹子年纪小,不会说话你又不是不晓得,还计较这个?不过她说的麽,意不对言却对。你自己也算算,你都多少日子没叫我的局子了?八成叫哪个狐狸精勾了去!我十七岁就应酬你,应酬了这一年,你说不来就不来了,不是我吃亏?你好狠的心呐1

及此,那水汪汪的桃花眼扇一扇,泪珠涟涟,背转身去由袖中牵出一绣玉兰的白绢搵着眼泪,“你们吃你们的酒,不要管我,我哭一会子就好了。”

那嗓音抽抽搭搭如兰草泣露,好不可怜。直将祝斗真的面色哭软和下来,忙去掰她一对薄肩,“好了好了,我这阵子是忙麽,上月长洲县连下了半月的暴雨,淹了许多农田,我这半月与布政使司衙门内商议着上报朝廷的事儿,不得一点子的空。快别哭了,我想着如今开了春,我也没得空叫你置办春衣,今日特地多带了银票,叫你连着夏衣一齐就裁了,再有回去把上月的局账销了。”

宝光韶华的景色里,潋滟的春池上,芷秋满脸不甘愿地转身,盯着那一张盖了宝印的纸扉,“我又不是图你的钱囉,你偏回回都拿票子堵我的嘴,叫人瞧了,笑话呢。”

眼一睃众人,只见众人果然在笑、男人们皆是心知肚明的笑容。祝斗真同样挂起个心如明镜的笑,将银票子朝她面前推一推,“可有什么好笑话的?我给你银子,这是理所应当的,快收起来,再摆着才是要叫人笑话1

难得他大方,平日里不过多余给个二三两,芷秋便机不可失地不推迟,绞着绢子蘸一蘸余泪,到底将其尽数折入袖中,心却无尘——

这样子的一群中年男人,业已丧失了少年郎的天真,亦没有老头子的仁善,他们只有一身麻木的经脉与即将枯死的心,故而在他们心中,花有价、月有价、徐徐清风亦有价。

旋即她荡尽风情地一笑,价值二十两纹银的一个笑,足以照亮所有人目光的一个笑,“还是你待我最好。”

祝斗真同样被她这笑容晃了眼,尽管清楚这是银子才能买到的欢颜,也不大要紧,这钱他花得起,她的美貌为他争足了体面,这就算回了本。

这大约便是一位倌人的价值,她的每一句话、每一个眼神、每一寸笑容、每一尺的肌骨,都有她的价钱。

正好的是,祝斗真“老”得不再有时间追求风花雪月,他的脸直白地笑着,“我待你好,你该拿什么谢我啊?”

过堂春风吹弯了她的眉眼,众目睽睽下,她媚冶入骨地笑开,执起玉樽自呷一口扬起脸去,整个动作流畅得正如两岸风摆柳,漾尽一个女人本质柔软的风情。

祝斗真则俯下脸接了口里的酒,那寸短的须挨在芷秋唇上,只让她觉得被扎得疼、以及恶心。脑中便回旋起平日里对众姐妹常说的一句话,“所有的客人中,我最厌烦的就是那姓祝的。”

然则,哪怕她的心是硬的,唇也软得似一朵彩霞,使祝斗真不愿舍弃、离开。

那唇挨上不过须臾,众人调笑声中,便倏起一场香风,由远而近地送来一个明朗的男音,“真是想不到祝大人还如此风流碍…”

————————

1点大蜡烛:因古时“洞房花烛夜”,便借此表倌人初/夜。

2吃皮杯:嘴对嘴呷酒,旧时狎/妓伎俩。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