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金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紫金文学 > 我有六个外挂 > 第二百四十五章 凶地

第二百四十五章 凶地


  典韦越听下去,越感觉熟悉:

  “这黑莲寺,怎么跟周府一样扭曲起来了?”

  邓莉:“是啊,我也有这种感觉,一切开始变得扭曲,变得不可名状,不可理喻。”

  典韦:“你接着说,后来呢?”

  邓莉:“哥哥受了伤,我和另一个同伴也吓得不轻,我们三个不敢再乱跑了,赶紧找一个空房间躲了起来。之后,便又是一声宏大的钟响传来。”

  这已经是第三声钟响了!

  典韦:“这钟声是从什么地方传出来的?”

  邓莉:“第一声钟响传出那会,我和哥哥人在外面,不明就里。但第二声和第三声钟响,我人在黑莲寺内,听得很清楚,是从两个不同的方向传出的。”

  典韦皱眉不语。

  邓莉沉默了半晌,缓缓道:“第三声钟响过后,再起变化。空气里忽然弥漫尘埃,那些尘埃灰白色的,不知道从哪里来的,铺天盖地落下来,就连封闭的房间里也落满了厚厚的灰尘。”

  典韦目光一闪。

  他早就注意到邓莉身上,除了血污,还有一层灰白色的灰烬。

  “也就是说,每一次钟声过后,必然会出现新的状况,是吗?”

  第一次钟响,拿走黄金的人全部遭到了诅咒;

  第二次钟响,一个个双目流黑血的和尚出现了;

  还有这第三次钟响,灰白色尘埃铺天盖地落下来。

  邓莉:“我也注意到了这一点,但古怪的是,钟声不是从同一个方向传来,而且响起的时间也没有任何规律。”

  典韦:“你是怎么逃出来的?”

  邓莉:“我们三人小心翼翼的原路返回,但一个老和尚斜刺里忽然现身,拦住了我们的去路。

  老和尚自称是黑莲寺住持,说我们杀了一个和尚,犯了杀戒,要我们放下兵器,潜心悔过。

  我们哪里肯,拔腿就跑,哪想到前路上忽的冒出来十八个铜人,朝着我们疯狂攻击。

  哥哥为了保护我,拼命拦住了那些铜人,我这才有机会逃出生天。”

  “住持?铜人?”

  典韦不由得想到了十八铜人阵。

  他沉吟道:“种种迹象表面,在黑莲寺内不能冒犯佛门戒律,比如贪戒,杀戒等。”

  邓莉说了许多话,她很想央求典韦去救救邓正,但她的伤势实在过重,加上疲惫不堪,在喃喃自语中陷入沉睡。

  典韦见此,替邓莉盖上了被褥。

  ……

  翌日。

  一大早的,典韦伏案桌前,将邓莉的遭遇详细的记录下来,然后吩咐含巧誊抄一份,分别送给苏婉晴和凤珠。

  他与两位美人早有协议,互通消息。

  就在下午。

  凤珠给了回信,提到:

  “有人在黑莲寺中发现了巨大的钟楼,顶部悬挂一个巨大的铜钟。不过,那个铜钟非常特殊,仅凭外力是无法敲响的,只有使用寺内的‘敲重锤’才能敲响。”

  到了晚上,苏婉晴也回信:

  “黑莲寺内,那种巨大的钟楼,拢共有六座。

  从已有的情报可以推断出,每当有人敲响铜钟,黑莲寺便会多出一种异变。

  但这种异变,对于敲钟那个人而言,没有任何影响。”

  读罢,典韦终于弄清楚了一些事情。

  古怪的三次钟声,以及随之而来的三次异变,果然是有联系的。

  “如此下去,钟楼里的铜钟只会被越来越多人敲响,异变一次次累加,黑莲寺最终必将变成一方凶地,无人生还。”

  典韦梳理出这些情报之后,心头迅速有了计较。

  黑莲寺,太过凶险!

  无论怎样,他都不会进入黑莲寺冒险的!

  念及此处,典韦定了定神,取出《金光霸功》参悟起来。

  又过两天,铁匠老师傅搬运来一个箱子,打开来,显露出一柄奇异的大斧。

  那是一把千钧重斧。

  神奇的是,斧刃是红色的,像是镶嵌了某种红色晶体,打磨的异常光亮。

  典韦单手举起千钧重斧,仔细看了看斧刃,随意挥舞了两下。

  呼!呼!

  千钧重斧一抡起来,顿时发出尖锐的呼啸之音。

  而且,斧刃在空气中划过,留下红色的光芒,像是画了一道发光的红线。

  “不知这把斧头,算不算是超凡兵器了?”典韦顿时目露期待之色,然后他吩咐厨房那边,为他送来一头活猪。

  很快,一头大白猪被五花大绑着送来了。

  典韦抡起千钧重斧,在大白猪身上轻轻划开一道口子,然后仔细观察伤口。

  汩汩汩……

  鲜血直流,直流……

  流个不停!

  明明只是一道很浅的伤口,根本没有伤及到大动脉,却血流不止。

  这还没完。

  伤口渐渐变成了紫黑色,朝着四周蔓延开来,呈现扩大趋势。

  一股糜烂的腐臭气味散发出来,无比刺鼻,让人作呕。

  须臾片刻间,大白猪便死于非命。

  但典韦无法确定,它是失血过多而亡,还是伤口严重溃烂这才导致死得这么快的。

  “厉害了!”

  典韦深吸口气,低头看了看手里的千钧重斧,简直大喜过望。

  “这斧头,已经具有超凡属性了。”

  典韦心头一阵狂喜,转身去找包自守,把千钧重斧展露给他看。

  “哦,被砍中之后,伤口会遭到腐蚀?!”

  包自守吃了一惊,拿过斧头认真瞧了几眼,点头道:“这斧头着实气象不凡,足以位列超凡兵器了。”

  典韦:“不知道能不能砍得动骨劲?”

  包自守瞬间懂了,敢情典韦是想拿他试一试斧头的威力,心眼太坏了这。

  “你小子,悠着点。”

  包自守浑身劲力倾盆涌出,覆盖在了体表,形成厚厚一层防御。

  典韦抡起重斧,冲着包自守的胸前劈砍而去。

  一道红线自上而下闪过!

  唰!

  包自守浑身一震,不由得面露骇然之色。

  典韦只是双手黄级锻骨,骨劲并不是多么雄厚,但他这一斧头劈砍下来,居然瞬间砍破了他身上四分之一厚度的骨劲。

  这意味着,只要典韦连续劈砍他四下,就能破他的防!

  “你这把斧头,不简单。”

  包自守好歹是黑级锻骨,他发现自己低估了这把千钧重斧的威力。

  ……

  次日,典韦投骰子。

  当!

  当!

  黄金骰子在地上弹跳、旋转,最后停了下来。

  朝天一面,显露一个红色●点。

  一号外挂:捡到一分钱!

  “哦,今天开启了寻宝外挂……”

  典韦心头一喜,赶紧拿出千钧重斧,丢在了地上。

  “距离你一步之远,有‘一把砍什么烂什么的重斧’,具有二级腐蚀效果,可用作兵器。”

  奇妙的声音徒然在脑海中响起。

  “果不其然,这是腐蚀效果!”

  典韦眼底一亮,千钧重斧与锈迹斑斑的铁块融合之后,成功升级了,拥有了腐蚀之力。

  想必,无论是谁被这把斧头砍中,身上血肉随即溃烂。

  甚至,哪怕只是一点点的小伤,也能逐渐演变成可怕的致命伤。

  转眼又过去三天。

  这天下午,苏婉晴传来一条讯息:

  “黑莲寺内那六座钟楼里的铜钟,全部被人敲响之后,寺内的建筑开始崩坏,高楼倒下,房屋坍塌。从外面观察,黑莲寺也变得模糊起来。”

  典韦立刻意识到,黑莲寺即将消失!

  “我的机会,来了……”

  他当即带上了早已准备好的行囊悄无声息的离开宁府,赶往黑莲寺附近。

  典韦登上黑莲寺附近一座高楼,翘望之下!

  此刻的黑莲寺,庞大的建筑群像是海市蜃楼一般似虚似实。

  大门口,不断有人飞奔而出。

  时间一点点来到了傍晚,这时候的黑莲寺终于从视野里完全消失了。

  现场只留下被焚烧成废墟的周府。

  至于那些进入黑莲寺中的冒险者,不知道有多少人幸存下来。

  但典韦知道,有一些人一定活着逃出来了,比如朱家!

  ……

  周府废墟外的空地上。

  很多冒险者身上挂了彩,他们瘫坐在地,脸色苍白,一脸心有余悸的表情。

  朱又玄看了看身边众人,脸色阴沉的仿佛能滴出水来。

  这一次黑莲寺探险,朱家族人和女眷、扈从,以及雇请来的帮手,竟然有三分之一没有逃出来,与黑莲寺一起被永远的埋葬掉了。

  “朱家男儿死了十九人。”朱又玄一脸凄惨,脸上全是悔恨之色。

  他登上一辆马车,疲惫的挥挥手:“走吧,赶紧回府。”

  马车缓缓而行。

  朱家众人跟随马车,一起返回朱府。

  至于那些聘请来的帮手,他们事先已经拿到了报酬,各回各家了。

  不远处的街角,有人盯着朱又玄的马车,眼神里闪过一抹厉色。

  马车内,朱又玄似乎心有所感,掀开车帘往外看了几眼,没有发现任何异常,这才放下车帘。

  这时候,朱又玄脸上已经换了一副截然不同的表情,刚才的表情惨淡一扫而空,反而露出了莫大的兴奋之色。

  “此行不虚啊,没想到收获这么大!”

  朱又玄忍不住差点放声大笑,“这座寺庙之所以叫黑莲寺,原来寺中有了一个莲池,真的栽种了一种黑色莲花。”

  这种黑色莲花,不会结出莲蓬,不会结出莲子……

  那么,真正有价值的便是黑莲本身了。

  “没有人能想到,我已经找到了莲池,采摘走了仅有的一朵黑莲。”

  朱又玄心脏狂跳,“如果这朵黑莲,真的如我所想那般,具有极大的滋补效果,那我的修为有望更进一步了。”

  念及此处,朱又玄只感觉这一趟深入黑莲寺值了,哪怕族人死伤了一半也是可以接受的。

  族人可以繁衍,但黑莲,只有一朵啊!

  “沐氏那五个人兵分两路,在寺内到处乱窜,他们应该也是在寻找黑莲,却没想到被我捷足先登了。”

  朱又玄想到了很有意思的一幕。

  在他采摘下那朵黑莲之后,沐冰清等人便也找到了那个地方。

  当时沐冰清无比错愕,震怒道:“不好,黑莲被人采摘走了。”

  朱又玄那时候恰好躲在暗处,他不是傻子,已经看出,沐冰清对黑莲寺是有一定了解的,但她了解得并不多。

  结果,沐冰清有心寻找黑莲,却花了太多时间,最终被朱又玄误打误撞先一步找到了。

  “阴差阳错啊!”

  朱又玄嘴角咧开一个灿烂的笑容,“蓝先生说得对,沐冰清不过是在重复上一辈周士南的命运,她这辈子注定没有好下场。”

  马车驶入朱府大门。

  朱又玄从车上下来,顾不得休息,召集众人清理战利品。

  朱家一共有三位锻骨,家主朱又玄,他爷爷辈的朱开雄,以及他的叔叔朱贵生。

  三人一起清查战利品,发现得到最多的东西,居然是玉佛像。

  “黄金之类的东西没有人敢碰,里面其他东西也不敢拿,生怕犯了贪戒。”

  朱贵生缓缓道:“在黑莲寺开始坍塌之际,我意识到或许这时候可以带出来一些东西,但时间紧迫,附近没有好东西值得拿。

  说来也巧,我们出来的时候,恰好路过一座玉佛楼。

  那座楼没有立刻坍塌,于是我带人闯了进去,发现里面有很多玉佛像,全是那种半人高的玉佛,赶紧能拿多少是多少。”

  朱又玄点点头,仔细看了眼那一尊尊摆在地上的玉佛,发现这些玉佛非常奇异,金光闪闪,玉润光滑。

  “咦,难道这是罕见的金玉佛像?”朱又玄不禁面露震惊之色。

  黄金与美玉融合在一起,会形成极其罕见的金玉,无比珍贵。

  朱贵生哈哈笑道:“不错,正是罕见的金玉,这玩意比黄金贵重三到五倍呢。”

  朱又玄连道:“二叔,你这次为家族做出大贡献了,要记一大功。”

  这时候,朱开雄不紧不慢掏出一个卷轴打开来。

  朱又玄好奇道:“爷爷,你弄到了什么好宝贝?”

  朱开雄摇头道:“不是什么宝贝,就是一幅画,悬挂在住持的房间里,我给摘了来。”

  卷轴摊开来。

  纸面上,显露出一朵巨大的黑色莲花,旁边写了一些字,提到:

  “此黑莲,三百年开花,花色为白,之后三百年转为红色,又三百年转为黑色,结出的黑莲乃是大补之物,就有疗伤延寿奇效。”

  朱又玄一看到画上的黑莲,浑身不由得一紧!

  就听到朱开雄叹道:“这朵黑莲要九百年才能完全成熟,以我猜测,黑莲寺中某处必然栽种了这种黑莲,只可惜我们无缘采摘到了。”

  朱又玄连道:“是啊,真是可惜了!”

  朱贵生也满脸遗憾道:“早知道有此宝,说什么也要寻到它。”

  朱又玄看了看众人朗声道:“大家辛苦了,此次探索黑莲寺非常不容易,冒了很大的危险,但也有了不小的收获。

  今天是值得庆贺的一天,摆开宴席,尽情的吃喝。

  明天我们再论功行赏,同时告慰逝去的亲人。”

  众人大喜过望。

  于是,朱府热闹起来。

  下人们全部忙活起来,有的搬桌椅放到院子里,有的跑去厨房帮忙,一片忙碌景象。

  不觉间,天色渐渐黑沉。

  一道身影出现在朱府附近,身穿一身黑色劲装,双目黑白分明,面容刚毅沉稳,不是典韦是谁。

  他蒙上了脸。

  “看样子,朱家在摆宴庆贺……”

  远远的,典韦就听到了喧闹声从朱府里传出,他的眼神里一片森然杀意。

  “我的底牌有很多。”

  今天恰好开了五号外挂,时停五秒,足够杀死一个锻骨。

  能够爆炸的五色鹅暖石,至少能重创一个锻骨,甚至能够直接杀死一个锻骨。

  还有蒲公英的粉末,这玩意能让人浑身痒痒,实际效果还未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